生关

因为有着十一岁的年龄差,所以就算他们已经相伴了几十年,在顾青裴眼里,原炀依旧是他们最初相见时,那个凶巴巴的年少模样。

但原炀今年已经71岁了,确实不年轻了。

今天原炀突然在家里晕倒,被佣人送来医院。

顾青裴走出医生办公室,脑袋一片空白。

顾青裴是个聪明人,文件上不管是多复杂难懂的文字,他都能弄明白。可刚刚那位医生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医生对他说。

“心肌炎。”“这次是因为抢救及时才救回一条命。”“可下次再晕倒,就不会那么好运了。”

差点就当上特种兵的人,身体怎么这么差?

以前仗着自己年轻,把酒当水喝,难受了,去厕所吐了,回来继续喝,完全不顾身体受不受得了。年轻时对身体造...

最近发生的事

有些时候不知道世事这么奇妙。

刚好之前看到有人说墙头。说墙头很容易会陷下去。我想不可能吧,我喜欢一个组合十年了,都没喜欢过其他的组合。

有墙头,但是墙头就是在本命没什么新作,又不太想看旧作时。偶尔看看,从不着迷。

今天已验证,果然墙头就是墙头,不可能成为本命的。

而且我也不喜欢进什么圈子。还是独来独往的好。

什么圈子都会产生一个领头人。你不能质疑那些领头人的权威,因为他们只要不开心,你就遭殃了。他们手上有一群人可以弄死你。就像现在的粉丝圈了,一句不好,就要挨骂,很烦啊。

听那些冷嘲热讽的,真觉得现在的人很烦躁。

还说什么让大家来评理,你说那些人是会维护一个没用没好处的人,还是维护...

红枫(极枫)

江枫死了。

江枫是为了保护无极而死的。

江枫以一人之力,帮无极挡下了追兵,让无极能够躲过追兵的追捕。

三天后,无极率领天权大军击退敌军。

确定敌军已全部离开后,无极亲自带人去找江枫,找了两天都没找到江枫。

因为江枫是失血过多,力竭而死的,血沾满了他全身,又在野外待了三天,泥土和灰尘跟血混在一起,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已经有点“面目全非”,难以辨认了。

最后,是无极认出了江枫身上的盔甲,才把人给找到的。

江枫身上的盔甲是无极亲自挑选的,号称是天权国最坚固的盔甲,刀枪不入,工匠说,这件盔甲比无极身上的盔甲还要坚固。

可就是这么一件精心制造的盔甲,竟挡不住刀剑的攻击。

无极将江枫带回上...

花吐病

暗恋凝聚痛苦,口吐花瓣为情。
接触到吐出的花就会被感染 只有两情相悦,接吻,才能痊愈。


“遗书”

当ohm在电脑打下这两个字之后,他愣了几分钟。虽然他已经想好了遗书的内容,真动起笔来,他还是有点害怕。

死亡啊,谁不害怕。

几天前,ohm早上起来时发现枕头边有几片红色花瓣,起初他以为这是他外出时不小心沾上带回家的,所以他并没有在意。到了晚上,他看着自己手心里的那几片从他喉咙咳出来的红色花瓣,他才醒悟,这事没那么简单。

ohm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症状和一个病很相似,花吐病。一个有着美丽名字却非常残酷的病。

花吐病,源于人们的情思,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着非常深厚的爱慕之情,但...

"(先说明:是写真人的,不喜勿看,也不要骂人。

这只是看视频冒出的脑洞,有了灵感写出来而已。

再说,里面两人又没有什么实际的接触。

不喜勿看!!!)

你的轻轻一瞥,我却误会是你的一个深情回眸!

GMM全体艺人出席某杂志在清迈举办的时装秀,ohm被安排和singto,krist一起进场。

ohm和singto、krist站在后台等待工作人员叫他们上场。singto和krist并排站在前面,ohm站在他们的后面。

“你在做什么?”singto见krist一直在弄衣领,便好奇的问了句。

“这衣领我怎么弄都觉得不舒服。”kristh回答道。

“我看看。”singto自然的伸...

归处(日影《怒》)

东京,晚上11:00 ,优马公司门口。

优马的后辈向鞠标准的九十度躬道歉。

“前辈,给您添麻烦了,如果我当时听你的话,再检查一遍才把资料交上去,就能发现这个错误,就不会害您今天休假还要回来加班,真对不起。”

“没事,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只要你记得这次的错误,以后不要再犯就行了。”

“谢谢你,优马前辈。”

“好了,快回家吧,太晚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险的。”优马微笑着对后辈说。

“那,优马前辈呢?”

“我?“优马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来得及,我赶末班车。”

“那,优马前辈,祝你玩的开心。”

优马把手放在后辈的头上,“你啊,以后工作记得要细心点,别再这么毛毛躁躁的,知道吗?”...

60岁的陈浩南站在厨房洗碗。

洗到一半时,陈浩南听到钥匙碰撞在一起时的声音。

陈浩南知道山鸡要出去,便说一句。

“天气预报说一会有雨,你要出去就带一把伞。”

山鸡没有回答。

然后陈浩南听到关门声,他知道山鸡出去了。

等陈浩南洗完碗出来,看到大门旁的雨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陈浩南心里OS:就知道给我找麻烦。

陈浩南拿着雨伞出去找山鸡。

陈浩南先来到家附近的公园里。

他和山鸡当初之所以会选择买这里的房子就是因为这个公园。这个公园里有一条河,山鸡很喜欢在河边散步。

陈浩南沿着河边走了一圈没找到山鸡。陈浩南刚转身往回走的时候,雨就下来了。

陈浩南赶紧打开手中的雨伞。

陈浩南...

灰飞烟灭

龙天泽站在暗处看着迟瑞在督军府的宴会厅里被一班人围着,向他敬酒,祝贺他打败了敌人,就是龙天泽,成为督军。

龙天泽觉得这场景很好笑。同一班人,今天早上还站在他面前对着他发誓,说会誓死效忠他,到了晚上就开宴会庆祝他被打败。

’迟瑞,愿你生生世世快活无忧。‘龙天泽在心里对迟瑞说。

龙天泽躲开巡逻的士兵,走进督军府花园里的一间小木屋,这就是他在督军府的房间。

龙天泽从床底下拿出一个行李箱。这是他在和迟瑞决斗之前收拾的,里面装的是他用来跑路的东西。

龙天泽打开行李箱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确定里面的东西一样都没少后,他提起行李箱,转身,然后看到一张苍白,双眼流着血泪的脸。

龙天泽用手里的行李箱打...

随心从心

不要说话,降低存在感

当一个透明人多好啊

相信人性,不要幻想例外

江山难改,本心难移

你不都是知道的吗

那你浪费那力气做什么

累吗

累啊

累了吧

想哭吗

不,想笑

笑自己的可笑

它以为你的笑是在讨好

它说,我不和你笑,我在认真的和你说话

你觉得更可笑

多少年没说过话了?你和它

有十年?二十年?

原来已经到了用年来做单位了

安静,不要说话

安静,做事

不要忘记,要相信人性

你在笑

笑吧,因为都不在乎了啊

学着坚强

要照顾好自己啊

抱抱你

我爱你

放弃吧!!


无意中看到这段,

完全,每一条,都是自己的真实写照,

2018年整整一年都没什么灵感,

心情很烦躁,

各种的不适,

想想,虽然不舍得,

但也许放弃是最好的选择,

也没什么人看,

坚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放弃了,不想了。

1 / 17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