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逐月之月+一年生+十二王子)【只是脑洞】

Beam

我拿起日历数了一下,日历上面一共被我画了28个圈圈。

这28个圈圈代表着我和Forth已经有28天没见面也没联系过,打电话不接,在社交软件上留言不回复,去学院人不在,Forth的朋友没一个知道Forth在哪里。

Forth是玩腻我了,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我该怎么办?我已经被Forth宠坏了,没有Forth我活不下去。

Kit

真看不惯Beam这幅窝囊样。我不止一次看到Forth和一个男的进出酒店。我查过,那个男的叫Arthit,是Forth的学长。Arthit有个叫Kongphop的男朋友。都是水性杨花的混蛋。

Phana

Forth那个混蛋,几天前才在我面前发誓会一辈子对Beam好,现在就出轨了?看我怎么弄死你。

我带着Beam和Kit、Yo、Ming,还有半路遇上的Kongphop去Forth和Arthit所在的酒店。凭着我的帅脸,我问到了两个贱人的房间号。我一脚踢开门,冲进去准备给他们一顿暴打。

好的,我承认,当我进入房间后就发现这事有点不对劲。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Forth和Arthit没有在床上翻滚。凭着我的好视力,我看到Forth和Arthit穿着完好的分别坐在靠近门口的椅子上,像两尊门神。看到有人进来,Forth和Arthit就拿起手边的棒球棒向我们挥来。

我抓住Forth的手,Forth一脸疑惑的看着我,“Phana?你们?”

Forth不明所以的样子让我很生气,我一拳打到Forth的脸上,一半是为了Beam,一半为了我自己,私仇。

Arthit过来阻止我。Yo、Ming和Kongphop见我们打起来了也过来一起阻止我们。一团混乱。

Kit

趁他们混乱的时候,我拉着Beam走进里面的房间。

捉贼要拿赃,捉奸要在床。虽然现在Forth和Arthit衣服穿的好好的,但我肯定房间里面的那张床肯定留有证据,我们要拿到证据与那两个贱人对质,也让Beam认清Forth的嘴脸,别再迷恋他。

我没想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他一看到我们就掏出两把小刀分别架在我和Beam的脖子上。

虽然很丢人,但我还是喊出来,“救命。”

Beam

“你们是谁派来的?”那个男孩问我们。我们却完全不知道他这句问话的意思。

“梨汤,别伤害他,他是我男朋友。”Forth过来抓住男孩的手。听到Forth这句话我真的很开心,我还是Forth的男朋友。

男孩一脸‘我不信’的表情,“那他呢?”男孩指了指Kit。

“他是……”Forth停顿一下,好像不知道该如何说明Kit的身份,“我男朋友的朋友。”

“他们来做什么。”

“我不知道。”Forth老实回答。

Phana

“你是东帮太子梨汤?”Yo突然冒出一句。

“你是?”

“我是龙帮老大的儿子Wayo,我听说你因为不愿接受父母的安排和北帮的大小姐结婚被父母赶出家门。”

“是的。”男孩放下刀,走回房间。

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Beam

男孩一放下刀,Forth就把我搂在怀里好好检查我的脖子。Forth那紧张的神情让我安心,Forth没变,他还是爱我的。

然后Forth和Arthit给我们解释整件事。

梨汤的父母和北帮大小姐的父母出于利益方面的需求,在梨汤小的时候就让梨汤和那位大小姐订下婚约。

但梨汤和Gun相爱,他们想在一起。为此梨汤反抗了他的父母,和北帮解除婚约,离家出走。

所以Gun的存在就妨碍到他们,他们想除掉Gun,梨汤就带着Gun四处逃窜。

Forth和Arthit之所以会参与其中是因为他们认识Gun。Gun是Forth的表弟,Arthit是Gun高中时候的学长。

为了掩饰行踪也为不连累别人,他们尽量不用手机,信用卡这类容易被追踪的东西,这也是Forth不接我电话的原因。

Kit

听了梨汤和Gun的故事,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握住身边心爱之人的手,相比之下我们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实在是太幸运了。

“Yo,你家不是泰国最大的黑帮吗?这事不能帮一下?”我问Yo。

Yo一脸为难,“这是别人的家事,一般我们是不会干涉别人家里的事情。在黑帮的世界里,干涉别人家事就表示你想抢地盘,这样会造成两个帮派之间的战争。”

“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难道就让他们一直逃下去?”

“我回去问问我爸爸吧。”Yo说。

Beam

拿到花店送来的玫瑰花之后,我这悬在半空的心才稍微的平静下来。

我没想到事情竟如此严峻,三天,我们就换了五个藏身地。在第五个藏身地,Forth不让我再跟着他,他把我赶走。

虽然Forth凶巴巴的对我说:“你是一个累赘,有你在我没办法集中精神办事,你会害我受伤给我麻烦,你走。”但我知道Forth是害怕我会受伤不想连累才赶我走的。

我也知道我什么忙都帮不上,离开反而更好。

我跟Forth说“要我走可以,但你要每天给我报平安让我安心。”

Forth和我约定,如果他安全的话,他就送我一朵玫瑰花。

我把玫瑰花放进花瓶里,数了数,一共有十支玫瑰花。这代表我和Forth分开已经有十天了。真的好想Forth。

这样的日子还要维持多久啊?

Phana

看到Beam每天为了Forth茶饭不思,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就心烦。真后悔那时没趁机多打Forth几拳为Beam出气。

我也曾问过Yo,Yo说他爸爸不是很想介入这件事。

没有Yo爸爸的帮忙,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事情按照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Kit

这件事折腾了我们三个月,今天终于要结束了。

Gun被抓,梨汤独自一人去救Gun。我们大家守在外面等候消息。

Gun的哭声和打斗声不断传出来,很明显梨汤处于下风。

我们听到梨汤爸爸大声说,“只要你改过自新,回来和馒头结婚,我可以让你跟这小子保持关系,我可以帮你瞒着馒头。”

“我只要Gun。”

“好,我打死他,看你能怎样?”打斗声又响起,Forth和Arthit拿起棒球棒准备冲进去救人。

“干嘛?给我回来。”

Yo爸爸突然出现,带着一个男孩(后来知道那是西帮的太子)去见了东帮和北帮的老大。

得到Yo爸爸的帮忙,事懂总算解决了。梨汤的爸爸允许梨汤和Gun在一起,不用梨汤娶北帮的大小姐。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说话就是有分量。

Beam

事情解决了我们也各回各家。

接下来有的我忙的。

Forth身上一堆伤,我要给他疗伤,还要和他约法三章,以后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能再瞒住我,两个人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我什么都不怕,只怕失去你。

评论
热度(12)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