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ey在医院床上醒来的时候,先是看到白白的天花板,然后看到坐在他床边静静看书的翔桑。整个房间静的可怕,只听得到呼吸声和翻页的声音,Mackey觉得偶尔还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

“醒了就起来。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买。”翔桑一直低头看书,没看Mackey一眼。

“翔桑。”Mackey讨好的叫了一声。

翔桑抬起头,对Mackey说:“事务所已经按你的语气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发了文,告诉大家你现在没事了,不用担心。快说要吃什么,我还要赶回去排练。”

“翔桑吃什么我吃什么。”尽管翔桑语气淡淡的,但Mackey还是敏感的注意到翔桑压抑着的怒火。

翔桑瞪了Mackey一眼,“我不吃,我不饿,一肚子的气,饱着。”

“翔桑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你知道?昨天我跟你说,不舒服就在家休息,很难受就上医院,别硬撑着过来当MC,你跟我说知道了。昨天我给你发信息,让你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别熬夜看剧本,你跟我说你知道了。你什么都知道,结果呢?你知道你是在发布会上晕倒被送进这里的吗?”

翔桑越说越激动,站起来用手指着Mackey,“如果这是你知道的下场,那我不敢想象你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Mackey趁机抓住翔桑的手,顺势攀上翔桑身体,钻进翔桑怀里。

“对不起。”

Mackey软软的语气把翔桑一肚子的火气全给浇没了。

翔桑回抱Mackey,“你吓死我了。昨天让你在家好好休息,你不肯,非要跑来做MC。现在进医院了,幸好没什么事,要是出大问题,接下来的工作你要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对不起。”Mackey再一次道歉。“我只是想翔桑的重要时刻我能够陪在翔桑身边。”

“什么重要时刻,不过就是一个捞钱的活动。你才是最重要的。你好了,我也会好。你不好,我也不会好。当我接到电话知道你晕倒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我感觉就像有人拿了把刀子,一刀一刀的在割我的肉。难受极了。以后你不许再这样。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最后一句,翔桑话音里明显带着哭腔。

“对不起。”Mackey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自出道以来,每次工作中有什么重要时刻,翔桑都会陪在他的身边。他知道这次的活动翔桑看的很重,因为这个活动相当于是对自己这些年工作的一个总结。三月份的时候翔桑就开始宣传,三月到六月这段时间,翔桑都把空余时间用在策划活动环节上。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次他想陪在翔桑身边。这个想法强烈到他忽略了身体的不适,导致这次晕倒。

Mackey知道这是他的错,可他不后悔。有些事情即使日后可以通过影像去了解,但终究比不过亲自参与。在活动现场,他一边看着大屏幕上翔桑各个时期的影像,一边听着翔桑说那时的心境与趣事,这让他有种自己参与了翔桑的感觉。他们之间的差距明显的摆在他的面前,虽说不影响他们的感情,但他还是介意。自己没有更早的参与到翔桑的人生中,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一个遗憾。现在通过这个活动,多少能弥补他的遗憾。

“我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Mackey看着翔桑,翔桑无奈的笑了笑。

“记住你的保证,要是再有一次,我就不理你了。”

Mackey点头。

“饿了吧,我去买点东西……”

翔桑话还没说完就被Mackey打断,“我还想再睡一会,你能陪我吗?”

“我待会还要去排练,大概只能再陪你一两个小时。”

“够了。”

“睡吧,我在这。”

“一起。”

尽管Mackey话没说全,翔桑却心领神会。

“爱撒娇的小孩,睡过去一点。”

翔桑掏出手机设好闹钟,然后脱鞋爬上床,抱住Mackey。

两人甜甜的睡去。





图片是在微博上找的。

灵感源于Mackey7月10日生病晕倒送医的消息。

前一天还看到他做翔桑活动MC的消息。

评论
热度(3)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