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欲苦牵缠【凌邕】

我是一缕游魂。

其实我从未出生过。我的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我算是胎死腹中吧。本来我应该去投胎的,但因为我母亲的执念,我留下来了,成为游离在这天地间的一缕游魂。

其实留下来挺好的,游魂状态的我可以知道很多事情。

比如说我不是我母亲丈夫的亲生儿子。我母亲虽然和她的丈夫是夫妻,可他们从未同房。虽然我名义上的父亲只有她一个妻子,其实他们一直是分房睡,她的丈夫我名义上的父亲从未碰过她。

比如说我只是我的母亲用来达到自己目的的一个产物。

我的母亲叫殷采倩,是西魏的华翊郡主,皇后。她喜欢她的丈夫,我名义上的父亲,西魏的皇帝——元凌。可我这位名义上的父亲不喜欢我的母亲,他喜欢的人是大周皇子——宇文邕。我的亲生父亲是我名义上的父亲的十一弟——西魏的十一皇子——元澈。

元凌和宇文邕是在一次宴会上认识的。起初元凌只是对宇文邕这个人感到好奇。西魏尚武,即使是身体病弱的七皇子元湛,宽厚温柔的大皇子元灏,一心专研道学的三皇子元济,都有一身好武艺。元凌从未见过像宇文邕这般瘦弱文质彬彬的人。

因为这份好奇让元凌对宇文邕多了份关注。慢慢的,元凌对宇文邕越来越了解,发现他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想保家卫国,都想快点结束这乱世,让国民能过上真正安居乐业的安稳日子,不用再提心吊胆过日子,害怕哪天战火会蔓延到自己家里。

拥有相同想法的元凌和宇文邕就这样相识相知相交。渐渐地,他们被对方吸引,爱上对方。但世间不允许两个男子有如此暧昧的关系,所以他们只能瞒着众人私底下交往。我的爷爷儿子多,元凌又是长期在外带兵打仗的人,所以他不成亲不近女色大家都不觉得奇怪。宇文邕本来就是大周送来西魏当质子的,他只要乖乖的不搞小动作,其他的大家都不会在意。本来一切都好好的。

我的母亲殷采倩她非常喜欢元凌,她也一直自作多情的以为元凌也是喜欢她的,她一直以为自己将来一定会成为凌王妃的。所以当她知道元凌喜欢的人是宇文邕的时候,她非常生气。她无法忍受元凌心里有别人。为了得到元凌,拆散元凌和宇文邕,她竟然在元凌的饮食中下药,想引诱元凌和她发生关系。可元凌意志力太强了,或者说元凌太爱宇文邕了,宁愿痛的昏迷过去也不愿碰我母亲一下。我母亲没办法,只能制造她和元凌已经发生了关系的假象欺骗元凌。

元凌没和女人接触过,自然不懂这些,加上他觉得我的母亲不会拿自己最重要的清白来开玩笑,他就相信了我的母亲所说的一切谎言。尽管元凌再三对我的母亲道歉,说我的母亲对他做什么都行,就算我的母亲要他死都可以。但元凌拒绝娶我的母亲。元凌说他的凌王妃只能是宇文邕。元凌说他只把我的母亲当妹妹,没有半点儿女私情。

元凌的态度十分坚决,不管我的母亲怎么威逼利诱他都不肯娶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心虚,不敢把事情闹大,毕竟这些都是她的谎言,元凌没碰过她,她仍是完整的清白之身,把事情闹大了对她没好处。

为了能让元凌屈服,我的母亲就又想了一计,去引诱一直都很喜欢她的西魏的十一皇子——元澈。自己喜欢的人主动向自己示好,谁还能忍耐,能忍得住的估计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元澈和我的母亲发生了关系。

就这样,我的母亲怀上了我。我的母亲以我做筹码要挟元凌,跑去当时西魏的皇帝,也就是我的爷爷面前告了元凌一状,要元凌娶她。元凌迫于压力,也为负责任就娶了我的母亲。但这只是责任。在成亲那晚元凌就明确的告诉我的母亲,他能给我母亲的只有凌王妃的名分,我的母亲只能拥有凌王妃的虚名,不能成为真正的凌王妃。

宇文邕知道这件事后气急攻心,加上他本来身体就不好,病了几天,就心力交瘁走了。

说句题外话,我经常可以看到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灵魂在元凌身边打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宇文邕。虽然我没见过宇文邕,但那个灵魂看元凌的眼神和我的母亲看元凌(画像)的眼神是一样的,所以他应该就是宇文邕。

元凌曾让巫女做法请宇文邕的灵魂现身,元凌想再见宇文邕一面。巫女是有感知能力,可以感知宇文邕的灵魂。当时宇文邕就在元凌面前,但宇文邕最后都没现身。

我不明白,连我都知道这么多真相,经常在我名义上的父亲元凌身边的宇文邕应该早就知道全部事实。他应该知道元凌从未碰过我的母亲。元凌娶了我的母亲之后两人一直都是分房睡,就算是成亲那晚他们也是一个睡房间里,一个睡屋顶。他为什么不现身呢?他们不是相爱吗?

感觉爱情什么的真的好难懂啊。

至于元澈,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他知道这件事后心灰意冷,在战场上一时不注意中了冷箭,死了。我没见过他的灵魂,大概是投胎去了吧。

所以我的母亲虽然如愿的嫁给了元凌,但她婚后的日子并不不好过。因为她害元凌失去了爱人和兄弟,元凌对我的母亲恨之入骨,不愿再见我的母亲。他将我的母亲囚禁在一个院子里,不许我的母亲外出,对外说我的母亲身体不好要静养不能出门。在外人眼中,我的母亲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元凌那个可容纳千万美女的后宫里只有她一位妃子,即使生不出孩子也不废除她的皇后之位),享尽天下荣华富贵。可真相是我的母亲十分悲惨,每天都被禁锢在冷冰冰空荡荡的房间里对着元凌的画像哭。最让我的母亲难过的是元凌连我的母亲难产快要死的时候他也不愿见我的母亲一面。

或许是报应,我没能活下来,我的母亲也因为难产丧失了生育的能力。不过她的丈夫都不碰她,有生育能力也不会有孩子,所以也没差啦。

后来我的母亲郁郁寡欢,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最后,我的母亲带着后悔和恨意离开了人世。直到我的母亲人生的最后一刻,元凌都不肯来见我的母亲一面。

我就站在我的母亲床边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看着她的灵魂慢慢漂浮起来,离开她的身躯。

灵魂状态的母亲见到我便向我忏悔自己做过的错事,说自己若能再世为人一定好好做人,不再做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看到他们这样互相折磨对方,我真的觉得做人好难。

————————————————————————————

大纲文,逻辑乱,有人看的懂吗?

题目是百度而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把采倩设这样人设是觉得毕竟她生活在这样的家庭,这么傻白甜不太可能。

评论(1)
热度(8)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