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时光 (十三)

丫头

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大致上和二月红记忆中的过去雷同。

红老爷身体越来越差,终于还是在这年的秋天走了。

他二月红坐上了当家的位置。

陈皮为了帮二月红巩固地位,下地,挖了几个大墓和接管了码头的生意。

虽然二月红非常不想陈皮接触这些,但盗墓还是红家的主业,陈皮毕竟是他二月红,红府当家人的徒弟,如果陈皮完全不会做盗墓的活,实在是难以在红府立足生存。而且考虑到日后的战事,二月红想如果将来要逃到国外去的话,现在让陈皮掌握住码头会比较好。

一切都很顺利,现在只有一件事让二月红烦恼。

丫头。

二月红怎么找都找不到丫头。

二月红曾去过他记忆中丫头摆摊的那条街和丫头家找过丫头,可不管是街上的人还是丫头家的左邻右舍,都说没见过丫头,也不认识丫头。二月红派人去找也找不到。丫头就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

【难道是我的记忆出错了。】正当二月红自我怀疑的时候,陈皮惹事的消息传入二月红的耳里。

“什么,他在码头和邻省的帮派打起来了?怎么可能?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吗?”

“听说是为了一个女的。”

二月红觉得奇怪,他明明成功的把陈皮教育成一个拥有敦厚温柔正义勇敢性格的好孩子啦,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难道一切都是误会,他根本没成功,陈皮还是那个陈皮?不过二月红也隐隐感觉到一丝欣慰。陈皮终于对异性感兴趣了,也许有个女人在身边,陈皮日后会稳重些。

二月红急匆匆赶到码头,才发现事情有点微妙。

码头上,一大帮邻省帮派的人将陈皮围在中间,陈皮的人围在外面,陈皮身后护着一个女的。

“我们的人,受伤的带去治伤。”二月红吩咐道。

“是。”

“陈皮。”二月红大声喊。

“师傅。”陈皮应了一声。

二月红向陈皮走去,围着陈皮的人回头看,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二月红身上的杀气怒气太强大了。

陈皮见到二月红,很开心的对身后的女孩说:“我师傅来了,不用怕,我师傅会搞定这帮人的。”

二月红听了陈皮的话后,瞪了陈皮一眼。陈皮心虚的低下头。

当二月红看到陈皮以及看清楚陈皮身后的女孩时,突然有流泪的冲动。二月红对着邻省那帮人喊:“你们这里管事的是谁啊。”

“我。”一个粗壮大汉走出来。

“不知道我徒弟什么地方冒犯了你们,你们要这样围攻他。”

“别跟我文绉绉的说话。”粗壮大汉厌烦的一挥手。“那个女的,”粗壮大汉指着陈皮身后的女孩,“是我老大买回来陪睡的,他抢了,我们来抢回去的。”

二月红回头看看陈皮和那个女孩。

“师傅。”陈皮弱弱的叫了一声。

二月红对着陈皮微微一笑。

“您看我们这样解决好不好,我出双倍价钱买下这个女孩。”

“什么?”粗壮大汉一脸不明白。

“我说,我出双倍价钱买下这个女孩。世间美女千万,与其费力抢个不懂事的回去,不如用这些钱买一个懂事的回去。”二月红将粗壮大汉拉到一边。“双倍的钱,怎么算都是你们赚了。您也可以从中捞一笔。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钱比女人好,身上有钱了,什么女人没有?您说对不对?”

粗壮大汉想了想,说:“两千大洋。”

“好。”

——————————————————————————

二月红带着陈皮和那个女孩回家。

“跪下。”

陈皮和那个女孩跪在二月红面前。

“丫头,你不用。”二月红对那个女孩说。

女孩和陈皮都惊讶的抬头看二月红。

“师傅,你怎么知道丫头姐姐的名字?”

世间之事就是这么的奇妙。陈皮救下的女孩竟然就是丫头。

察觉到自己说漏嘴的二月红连忙解释:“我怎么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是看她年纪较小,叫她丫头而已。”

“哦。”

“你。”二月红指着陈皮:“别转移话题。你为什么跟人家打架。”

“是他们不对,他们逼丫头姐姐陪他们老大睡觉,丫头姐姐不肯他们就打丫头姐姐。师傅,你看,丫头姐姐身上全是伤。”陈皮举起丫头的手,丫头的手上全是伤痕,二月红看着很心疼。

“快,带丫头去疗伤。”二月红对管家说。

“是。”

“师傅,我也受伤了,我也需要疗伤,我…”陈皮试探着抬起一边膝盖。

“跪好。”

二月红一声令下,陈皮马上规规矩矩的跪好。

“你为什么要跟别人打架?师傅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全忘记了?”

“师傅教的东西徒儿都不敢忘,师傅说不要惹是生非,要与人和善。可是师傅你难道要我看着丫头姐姐受苦?丫头姐姐对我很好。我不能看着她受苦。我要救她。”

“我没说你不能救人,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这么笨,不会偷偷去救人?非要明目张胆的去别人地盘上救人,害我损失了两千大洋。”

陈皮惊讶的看着二月红,心想:这个人绝对不是我的师傅。我的师傅是个固执守旧、规矩多多不懂变通,呆板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偷偷去救人’这样的话。这个人是假的。

二月红看着陈皮毫不掩饰的惊恐的眼神,淡定的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一口茶,“看什么看。像这种行侠仗义的事情,你师傅我年轻的时候做得多了,要不怎么会捡了你回来。”

“你以前不是说是因为觉得我长得很好玩才把我捡回来的。”

“你在说什么?”

“啊,没有。”

“自己蠢还不承认,要不是你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我需要给那帮人两千大洋?”

“两千大洋?为什么要给他们?”

“不给他们钱,他们肯善罢甘休吗?毕竟他们是出了钱买下丫头的。”

“那也用不着两千大洋,他们只是给了丫头姐姐的爹五个大洋而已。他们这是狮子开大口,抢钱。”

陈皮见二月红没有因为他救丫头的事情生气,便壮着胆子过去把下巴搁在二月红的大腿上,抱着二月红的大腿撒娇。

“师傅,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这两千大洋我去找几个有钱墓马上就可以赚回来了,所以不要生气了。”

“陈皮。我不许你下地,你要是敢下地我就扒了你的皮。”

二月红拍了一下陈皮的手臂,陈皮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

二月红拉开陈皮的衣袖,陈皮手臂上有两条长长的血痕。

“挨打了?”

“嗯。”陈皮点点头。

“师傅,我疼。”陈皮扁着嘴巴,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是陈皮惹二月红生气时常用的招数,一用这招,不管二月红有多生气都会马上消气,原谅陈皮。

“你怎么不早说?很疼吧?快回房间,我拿药膏给你涂。”

评论(4)
热度(25)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