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生/代价(5)【四二、微一八】

当佛爷进到帐篷时看到的就是这样怪异的三角对立的光景。

齐铁嘴一脸懊恼的蹲在一角;二月红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尹新月坐在二月红对面的椅子上拿着一本残籍,专心致志的看着。

“老八,你没事吧?”佛爷走过去扶起齐铁嘴,仔细的上上下下查看一番。

“别碰我。”齐铁嘴推开佛爷,把头扭向一边不看佛爷。

佛爷见人没事也就没多说什么。

“既然人齐了,我们就开始谈正事吧。齐八爷,你白天没讲完的那个故事,是你自己把它讲完,还是我帮你把它讲完。”尹新月将手里的残籍随手扔到她手边的桌子上说。

“尹小姐,你小心啊,这本书不能有什么闪失啊。”齐铁嘴见尹新月如此粗暴的对待那本残籍,忍不住说:“你一定要这样做吗?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就是要这样做。我要为丫头为我出一口气。你们的丑事我要全部揭发出来。二爷,二月红,你知道为什么丫头要放弃活下去的机会吗?因为她宁愿死都不愿继续做你和陈皮的遮羞布。”

“尹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陈皮的遮羞布?我和陈皮有什么需要丫头遮掩的?”二月红皱着眉头,他一头雾水,实在不懂尹新月到底在说什么。他和陈皮什么事情都没有啊。

“还装傻,你和陈皮做的那些龌龊事丫头全都知道。你以为在密室有机关丫头进不去就不知道吗?丫头是有眼睛鼻子的,每次你们出来陈皮身上那些情欲的印子还有你们身上那臭腥味,傻子都知道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你娶丫头只是因为你害怕你和陈皮的龌龊事被别人知道,利用丫头当你们的遮羞布来用。你根本不爱丫头。”最后一句,尹新月控制不了自己大喊了起来,虽然她是在说着丫头的事,可也是在说自己的事。

“不是的,我是因为爱丫头才娶她的。我和陈皮的那些只不过是互取所需而已,没有半点情感。”

听了二月红的话,齐铁嘴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没有感情?那种事,你不和年轻貌美的娇妻做,反而去和一个男子,还是你的徒弟做。你觉得这话会有人信吗?你把别人都当成傻子吗?丫头和你成亲之后,你有碰过她吗?你知道丫头每次在密室外面看着你抱着陈皮出来,看着你为陈皮梳洗,看着你为陈皮穿衣,每次看到这些,丫头的心有多痛,你知道吗?”

“尹小姐,我想你和丫头都搞错了。在梨园里这样的事很平常,师兄弟之间你帮我我帮你。我和陈皮只不过是刚好两个人有这样的念头了就互相帮助解决一下而已。我不和丫头做是因为丫头病了,我不想让她劳累,而且我很尊重丫头,我不希望丫头接触到这种肮脏恶心的事情。”

“二爷,你错了。”一直沉默不语的佛爷对二月红说:“如果是一方强迫一方做这种事,那这种事就是肮脏恶心的。但如果是两个互相相爱的人做这种事,那这种事就不是肮脏的,是非常美好的。这种事可以让你所爱的人与你有了更深一层的接触,灵魂与肉体可以更好的融合,两人的关系也可以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佛爷,我不懂你说的。我认为,这种肮脏的事情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丫头是纯洁的,她不应该与这种事有所牵连。”

齐铁嘴看了佛爷一眼,眼神里包含了很多让人看不清的东西。

“二爷,你觉得陈皮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皮为人心狠手辣,阴险狡猾,冷漠无情,自私自利。”

“那二爷,你觉得像陈皮这么一个心狠手辣,阴险狡猾,冷漠无情,自私自利的人他为什么会愿意屈于人下?那样的事,如果他想做的话,他可以去找窑姐。这点,二爷应该比我们都清楚,毕竟二爷年轻的时候也是风流过的。但是,为什么陈皮不去找窑姐,而是找自己的师傅做?如果说像二爷与陈皮这样的在梨园是很平常的事,可陈皮他不是梨园的人啊。二爷,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不,我不明白。”

尹新月冷笑一声:“二月红,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花心人,没想到你只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可怜丫头还为你伤神难过。来人,把二爷送回府上。”

尹新月把话说完,就走了,佛爷追上去。

“尹小姐,请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

“二爷,保重。”

齐铁嘴不想再说话,多说无益。通过刚才的对话,齐铁嘴已经完全了解二月红。二月红不是绝情。二月红是无情。他不懂爱,所以错把尊重欣赏当成爱。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其实是爱着陈皮,所以把他和陈皮的关系定义为互相帮忙的有需求的两人。多情总被无情伤。可怜陈皮和丫头两个多情人为了参透他的言行所包含的意思而心烦意乱,没想到他的言行其实什么意思都没有。如有来生,希望陈皮和丫头不要再遇到这样的人,可以遇到一个能与之真心相爱的人。

听了他们的话,二月红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自幼在梨园里看到很多这种肮脏的事,那些人都被别人在背地里唾骂,说他们不干净。所以,他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丫头沾上这种肮脏的事,他极力保护丫头的纯洁,这难道是错的?

回到红府,二月红一个人在府内闲逛,慢慢的回忆起很多关于陈皮的事情。

【陈皮曾在这里摔了一跤。】

【陈皮在这里藏过私房钱。】

【陈皮最喜欢在这里睡觉。】

不知不觉,二月红已经满脑子都是陈皮。二月红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记得这么多与陈皮有关的事情。

“为什么?”

二月红突然觉得心脏好痛好难受,痛的他无法站立,跌坐在地上。二月红觉得自己的脸湿湿的,伸手一摸,全是泪水,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流眼泪了。

“陈皮,你这个小混蛋,你的命是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你就这样用掉这条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里说一下,另一篇四二《重返时光》今年2017年(也就只剩一个月了)是不打算更了,所以,对不起各位了。

总的来说,我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四二’还是‘二四’了。

评论(4)
热度(19)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