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时光(六)

六,出招

“陈皮这孩子来的蹊跷!”

说这句话的是红二老爷。而红老爷说这话的场合就在张大佛爷的府邸,九门当家人们聚会的日子。

听了红老爷这话的其余八人都不自觉的在心里翻了几个白眼。红少爷爱行蹊跷之事又不是今天才有的事。二月红能为了给仪花楼的姑娘出气,一掷千金包下整个仪花楼,几天几夜在仪花楼里和姑娘们玩捉迷藏。不要想歪了,就是脱光光的那种。二月红也能为得到五爷一条好狗而跑去三爷嫂子面前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弄得三爷有家归不得有气撒不得,只能将五爷家的好狗双手奉上,求饶。

长沙土夫子手艺向来不外传,陈皮这么一个外人按规矩是不可以成为二月红的徒弟。您红老爷选择在这样的一个场合说这句不过是暗示想借他们的手来除掉陈皮。这样既达成目的又不会伤了他们父子感情,一石二鸟。可惜,红老爷这计划只能是空想。

您红老爷年事已高,迟早要退位的,能带给大家的好处也是有限的,而且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将来这个红府当家的位置必定是传给他的。这里的都是聪明人,不会为了一个快要退休的老人去得罪朝气蓬勃,潜力无限,行事手段不明的未来当家人的。

一室气氛尴尬,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佛爷,希望这位九门之首能挺身而出打破僵局。

“佛爷,各位当家的,对不起,有些要事。”张府管家突然推门进来在佛爷耳边说:“佛爷,红少爷来了。”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在场所有人清清楚楚听见。

佛爷先是看了看红老爷,再看了看齐铁嘴。

齐铁嘴对着他点了点头。

“请红少爷进来吧。”

一会儿,二月红便来到的聚会大厅。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孩子被他用一张厚厚的小棉被抱着,看不清模样。

二月红先把孩子放在一张空椅子上,孩子似乎在害怕,手仍搂着二月红的脖子,二月红只能弯着身子帮他把外面的棉被解开,之后又脱下里面的白裘斗篷,再把孩子帽子解下,孩子的脸完全露了出来,这个孩子是陈皮。经过这段时间二月红的精心照顾,陈皮变得可爱多了,微胖的脸蛋上两个黑黑圆圆的眼珠转来转去,观察着这里的人和物,小小的嘴巴微微张开,整个人呆呆萌萌的,让人好想拿在手上捏一捏。

在场的人很多都是‘第一次’见陈皮的,都看呆了。

二月红把陈皮抱起来,陈皮看到这么多人都盯着他感到十分害怕,双手搂紧二月红的脖子,把小脸埋在自己双臂之间。

“陈皮,师傅是怎么跟你说,都忘了?”二月红柔声对着陈皮说。

陈皮抬起头,先是可怜巴巴的看着二月红,见二月红态度坚决才说:“知道了,师傅。”

“嗯。”二月红把陈皮放在地上。

陈皮走到大厅的中央众人的面前,闭着眼睛大声说:“我叫陈皮,今年四岁,是二月红的徒弟,二月红是我陈皮的师傅。以后请大家多多照顾。”

陈皮说完便想跑回二月红身边,可刚转身,身子就腾空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二爷的徒弟陈皮啊,真可爱。”霍三娘把陈皮抱起来又是亲又是捏。

“师傅。”陈皮被霍三娘的行为吓得快要哭了,拼命把头扭向二月红。

“听说这小子下过墓啊。”吴老狗一脸好奇的说。

“没事,人家是喜欢你才这样的。”二月红见差不多便把陈皮从霍三娘那接过来。

“小子,墓里是什么样的?”半截李也开口询问。

“问你呢,回答人家啊。”二月红提醒陈皮。

“墓。黑黑的。”

“哈……”陈皮的回答引得哄堂大笑,除了红老爷。

红老爷脸色黑漆漆的走出大厅。

红老爷本想利用这次聚会这些人将陈皮赶出去,没想到反被二月红利用逼着自己承认陈皮的身份。看他们的反应,陈皮的身份他不想承认都不行了。自己儿子心计如此缜密,他是该喜还是该悲啊。

等红老爷走远了,大厅里的人都停下了笑。

二月红将陈皮放下,说:“去,找你日山哥哥玩去。亲一个。”

一听可以玩,陈皮开心的快速的在二月红脸上亲一个便跑了出去。二月红看着陈皮蹦蹦跳跳的,嘴角扯出一个苦笑。

等陈皮跑远了,二月红才回过头来对其余八门鞠了个躬:“各位,今天真的谢谢了。”

随着陈皮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二月红与红老爷的争吵就越来越激烈。陈皮不能长期留在张家,他是红家的人,总有一天要回到红家。可陈皮得不到红家当家人的承认,这样陈皮在红家的安全就得不到保证,红家多得是会见风使舵的小人。

半月前的一天,二月红把陈皮哄睡之后打算回家,没想到竟见到其余八门的当家人(临时当家人)。

“各位这是……”

“红少爷,你听我说。”齐铁嘴对二月红说出他的计划,就是今天这场戏。

都是聪明人,得罪未来当家人的是不会干,卖未来当家人一个人情这么好的事当然要做。

“大家都是九门的人,有难当然帮,只是红少爷你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齐铁嘴半真半假的说道。

“只要陈皮能好好的,再苦再难我也能过下去。”二月红目光坚定的说。

评论(3)
热度(57)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