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时光(一)

一、开始

二月红感觉很舒服,像被温热的水包裹着随水漂流,所有的烦恼都随风而去。

突然,一股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打扰了二月红的美梦。二月红挥挥手,想将扰人的声音驱赶出去,却闻到一股熟悉的清香。

’陈皮!’这香是以前二月红给陈皮用的,陈皮小时候调皮,身上伤多。虽然这孩子是穷苦出身,还当过乞丐,偏偏就长了一身娇皮,受同样的伤,别的小孩有个四五日就好了,他,即使给他用最好的药膏,痊愈都要一个半月。药膏味浓,最好的药膏药材味道更浓,身上涂着药膏的陈皮就有点像个行走的药(尿)罐子。涂着药膏的陈皮每次去到学堂总会被同学嘲笑。小孩说话没个轻重,难听,有好几次陈皮受不了哭着跑回来。二月红心疼却也无能为力,那是别人家的小孩,打不得。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几次之后,陈皮就不愿意去学堂了。为了让陈皮去学堂,二月红学神农氏闻百香,实验千百次,最后终于制作了一种既不会惹人注意又刚刚好能掩盖陈皮身上的药膏味的清香。就是刚刚二月红闻到的味道。可是,现在的陈皮不应该有这味道。

二月红使劲睁开眼睛,一张明明很小却肿的不知该怎么说小脸突然冲入二月红的眼中,二月红花了点时间才发现那是他宝贝徒弟陈皮,四岁版本的。

这……二月红彻底蒙了。我是中了幻术还是中毒了?这不应该啊。

未等二月红理清思绪,哭的快要断气的小陈皮爬到床上,抓住二月红的衣袖,断断续续的说:“师傅……呃……我以为……我以为……”

“好了好了,别打扰少爷休息,下去!”可怜小陈皮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就被管家强行驱逐。

看到管家,二月红更蒙了。这个管家以前明明因为爱搞小动作被二月红辞退了,怎么?小陈皮可以说是二月红想他了,所以才出现,可这个管家……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二月红撑起身体,想寻找离开这个幻境的线索。

“休息休息!”一把熟悉苍老的声音传入耳中,接着,一双苍老却有力的手扶着二月红躺下,为他盖好被子。

“爹!”此人正是离开多年的,二月红的父亲。

再见亲人,二月红不禁红了眼眶,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都想与父亲说说,人若能一直当个孩童该多好。

“爹知道,这件事爹会处理好的,你就安心养伤吧!”说完便去吩咐下人要小心照料少爷。

这是梦吗?二月红心里祈求这梦能做久点,久点!

评论(1)
热度(84)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