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

这文当我整体构思完了才发现“很像青罗扇子写《重生》”

但我先说明,这文的构思不是从《重生》那来的,是我看到两人在现实庆功会上的举动(导演向两人举杯,两人起身,小孩一时站不稳大叔的手拉了他一下,保护啊!)突然想到的。有的情节是从现实衍生出来的。

如果有哪位亲觉得哪部分很像《重生》或者整篇文都像《重生》,请告诉我,我修改,尽管不是很愿意!!

PS:请勿对号入座,勿圈真人。只是脑洞。

————————————————————————

一。

看着手上厚厚的剧本,他心里百感交集。

当演员当了十几年,演过数百个角色,却没有一个能让他功成名就。曾经他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上进青年,现在却成了见光死的潮霉。他已经三十快四十岁了,争不过新人小鲜肉,比不过大牌前辈,不上不下,公司对他也是放弃的态度,估计等合同期满了就会和他解约。

这部戏虽说只是一个网络自制剧,但如果成了,他也就有了立足之地,如果……也没事,这些年他好歹也攒了钱,够回老家开个小卖部的。

二。

导演说这部戏是双男主。他笑笑。

他不傻,毕竟在这行打滚了这么多年,还能不知道规矩?双主角只有一种可能,男主角和女主角。和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两只老虎是一公一母的道理是一样的。

听说和他演搭档的那人和他是同校,勉强算是他师弟,还没毕业。

多少人演了一辈子的戏到最后都没捞到个主角做做,一个还没毕业的在校生能得到这么重要角色,可见他的后台有多财大气粗。看来日后在这个剧组卑躬屈膝是免不了的。

三。

知道对方来头不小,可没想到对方竟如此耍大牌。他都进组试装两天了,对方居然还没进组。

导演说对方学校有演出没办法要迟点到。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隐约有些不快。他把这部剧视为最后机会,万分珍惜,没想到竟有人如此轻视。回到宾馆房间,看着还没打开的行李,他决定明天就跟剧组辞演。

四。

昨晚睡的早,早上起来的也早。到食堂把全剧组这一天的早餐午餐晚餐的钱付了,他知道他辞演会给剧组添很大的麻烦,这个麻烦不是一天的伙食就能抵消掉。他从来都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但他心已死,无论后果如何他都愿意承担。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当你以为无路可走要放弃的时候,一条小径会悄然地出现在你面前。

当他回到宾馆,剧组就来通知他,他的搭档来了。

穿过人群,他看到一个高高,长相清秀脸还带点婴儿肥,身穿驼色大衣的小青年。周围的人在和他说话,他静静的听,偶尔回答一两句。

突然,一张名片递到他眼前,名片上“XXX工作室”这几个字刺痛了他的眼睛。听不清对方经纪人都说了什么,他只想离开。

五。

“这边和这边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住的,这边二楼是剧组演员住,不过现在只有我……和你两个演员。”

他走慢一步,被导演拉住,说让他们两个培养培养感情。所以现在由他带着他的搭档认识环境。

走着说着,他突然发现身旁好像没人。回头一看,那孩子冻的哆哆嗦嗦,嘴唇发紫,都走不动了。他连忙脱下身上军大衣披到那孩子身上。

“你怎么穿这么少啊。你经纪人干什么的,这都没注意到。”

“不是经纪人……”

“什么?”他正忙着帮他穿好衣服,没注意到他说的话。

“我说他不是经纪人,是学校师兄装的。说是有个经纪人别人就不敢欺负我了。学校演出一结束我就直接过来了,没时间拿衣服。”

“没有就先穿着我的吧,别嫌有味道,那是男人味,等你再长大点也会有的。”

“谢谢师兄。”孩子甜甜的笑似抚平他心里的疙瘩,想走的心又不想走了。

全剧组一条心,工作非常顺利,眨眼间剧本上一大半的场景都拍了。

今天又是喝到半夜才回房间休息,男人的友谊就是靠喝酒喝出来的。

歪歪扭扭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外坐着一个人。

“小孩。你怎么在这?”自从知道他的拍档比他小十四岁,他就不叫名字改叫“小孩”。

“哥,我怕。”

“怕什么,怕收视不好,怕导演不满意,怕被黑,怕被骂,怕自己长得太难看会吓到观众?”

“哥。”小孩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他坐到小孩旁边,轻轻拍了几下小孩的头。

“没事的,做好自己的本分,不用想太多。”

他大概猜到小孩怕什么。他的戏份百分之八十是动作戏,百分之二十是文戏,基本上嘻嘻哈哈的就拍完了。小孩的戏份大部分是文戏,但大概有百分之二十的文戏是饰演凶手的黑暗面,还有百分之十的神经病戏。这类戏要演好不容易,而且要是经验不足就很容易陷进去无法自拔。

这是小孩第一部戏,怕是经验不足陷在某些阴暗情绪里无法自拔了。

“哥,我今晚能和你一起睡吗?”

“好啊,你不许捣乱,明天我还要早起呢。”

“知道自己要早起还去喝酒,还要喝到这个时候,哥,你确定明天的戏你有精神拍好?”

“少废话。”

七、

自那次之后,他们亲近了许多。

在拍戏现场,小孩会粘着他,跟在他后面当他的小尾巴。

小孩要是拍了很难的戏份就会跑到他的房间跟他睡。

戏很成功,投资方继续投资第二季。

到了第二季,小孩直接要求剧组安排两人同房。

到了他们两人第三次合作,因为小孩勇敢的表白,小孩已经爬上他的床与他同床共枕。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常常会觉得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梦,不是真实的。

小孩这么好,有着璀璨的星途,怎么可能和他这个臭大叔在一起?他很担心他的存在可能会给小孩带来丑闻,伤害小孩。

这样的想法导致两人一起之后的几年,他时不时会从梦中惊醒,然后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等天亮。后来他患上精神衰弱,是小孩一直的陪伴让他走出来。

八、

多年后,他从幕前转到幕后,刚好小孩的工作室出了些问题,他就过去帮忙。

到今时今日,他竟成为金牌经纪人。小孩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鲜肉混成今天实力派演员。

今晚,他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小孩拿着“最佳男演员”奖杯在台上侃侃而谈。

“感谢导演,感谢制作人,感谢观众,感谢所有给予帮助的人,还有我爱的爱我的人。”

他在台下翻了个白眼,好小子,跟我来这套。

他注意到当小孩说‘爱’这字时会用手抚摸左手腕上的手绳,这是他们两人的暗号。

他也伸手去抚摸自己左手腕上和小孩同款不同颜色的手绳,以示回应。

九、

他没有等小孩回来就离开,他要到停车场去。待会散场,门口一定会聚满热情的粉丝,到那时车子根本开不出去。所以他要先把车子开出去等小孩。今天有四五个庆功会要参加,制作人的,剧组成员的,一些行业内大人物的、哪个都可以迟到,但就是不能不到。

一路上,遇到的新人演员都毕恭毕敬的跟他打招呼。他明白他们眼里的期待,可他们不知道他这个金牌经纪人如果没有小孩支持,根本不会存在。回想一路走来经历的所有事情,他百感交集。

到车上,他检查之前买好的药。喝酒是避免不了的了,希望小孩和他明天头不要太疼,还能工作。

十、

小孩像逃难似的跑到车里。

“哥,快开车,追上来了。”小孩催促他,他笑了笑,发动车子。

他注意到小孩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说吧。不是说好我们之间没秘密吗?”

“哥你没等我回来就走了,本来想让你也拿拿奖杯的。还有,哥你有注意到我在台上说‘我爱你’吗?”

“我有事要做啊,奖杯你拿着就行了。你做的那么明显,我能不注意到你在跟我说‘我爱你’吗?你的那些小心思我都知道。”

“哥你后悔吗?如果你继续做演员的话也许今天这奖就是你的。”

“别乱想,我那点本事怎么可能拿这奖。我不后悔改行,我只希望将来你不要后悔和我在一起。”

“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评论(1)
热度(18)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