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

陵端喜欢陵越本不是什么秘密,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的出来。可惜整个天墉城有点眼力的都围着屠苏转,所以这件事也就成了只有陵端和肇临两个人知道的秘密。

这天陵端如往常一样梳洗后就寝。可不知为何今晚陵端没什么睡意。

既然睡不着就想些事吧。再过几天就要下山采购粮食了,明天要清点一下库存,看看有什么缺的。这次就带多几个师弟一起去,顺便让他们和父母团聚一下。

陵端想着想着不小心又想到大师兄,然后竟有了一个重要发现,他其实不爱大师兄。

陵端实在想不起当初喜欢大师兄的原因了。他慎重的把陵越和师父各长老师兄弟姐妹做比较,好像他对大师兄就只是一般师兄弟感情,没什么特别。

当肇临知道陵端不爱陵越了,差点向陵端拔剑。

陵端爱了陵越十年啊,十年的感情是说断就能断的吗?这不是陵端,一定是别人假扮的。

陵端淡淡一笑,拉肇临坐下。

“肇临啊,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爱过大师兄,我的那些感情其实就只是小孩子被抢了喜欢的东西在闹别扭罢了。”

“那二师兄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想过,我终究是凡人肉胎,不可能像真人那样练成仙身,我想下山。”

“二师兄,你想离开天墉城?那我们这帮师弟怎么办?出了事谁保护我们?你也知道大师兄真人他们眼里就只有百里屠苏,整个天墉城只有二师兄你会照看我们。”

“各安天命吧。”

陵端开始做下山的准备。陵端列了一张单子。

银子。陵端趁下山的时候帮人干活赚点碎银,以便在山下生活时用。

屋子。陵端知道某座山上有间废弃的屋子,修葺修葺一下应该能住人。

食物。下山时跟农民讨些种子,到时自己开荒地耕种,自给自足。

衣物。花银子买吧。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陵端手里单子上所列的一项项被划掉,准备越来越充足。陵端觉得下山的时候到了。

“别说了。”

芙蕖和陵越,还有风睛雪在屠苏房间里和屠苏聊天,陵越突然很生气的拍桌子,把芙蕖他们都吓了一跳。

“大师兄,你怎么了?”芙蕖问陵越。

“没事。”

其实陵越也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会这样。

刚才他们在聊天,屠苏说起最近陵端都没有来找他麻烦,芙蕖就说“最好陵端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在听到芙蕖说“最好陵端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陵越觉得一股怒火涌上心头。

他很不喜欢芙蕖这句话,他不想看不到陵端。

从屠苏那出来后陵越就想到陵端那看看,可当陵越走了几步之后竟发现自己想不起陵端住在哪,只好拉住一个路过的师弟问路。

陵越站在陵端房间门前,回想刚刚那位师弟惊讶的眼神,自嘲的笑了笑。大师兄竟不知道二师兄住在哪,这件事在那些师弟的眼里大概是坐实了大师兄和二师兄不和的流言。

陵越推开门,房内的陈设让陵越大吃一惊。

虽说天墉城崇尚清贫,但陵端这房间也太简陋了。一张床,一个衣箱,一张圆桌,一张椅子,这就是陵端房间的全部东西。若不是床头挂着的剑穗挂饰,陵越还以为自己走错走到了无人居住的空房间。

这和陵越想的不一样。陵越见陵端总是待在房间里,以为陵端定是从山下收集不少新奇好玩的东西藏在房间里玩。没想到,陵端的房间里其实什么东西也没有,那他每天躲在房间里到底在做什么?

陵越在陵端的房间等到天黑都不见陵端回来。

第二天陵越才从别的师弟口中得知,陵端几天前就下山置办粮食和生活用品,后天才回来。

今天是陵端回来的日子,早课结束后陵越就直接到陵端房间等陵端。

没等多久,陵越就听到陵端和肇临说笑声。

“二师兄,你真厉害,这样我们离目标就更进一步了?”

“看你开心的样子,别露馅了。“

”知道了,二师兄,一路上你说了多少遍了,怎么这么啰嗦。“

”嫌我啰嗦?那我一个人做事行了,你就别掺进来了。“

”哥,别丢下我一人。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

”滚。啊,大师兄。”

“大师兄。”

看到陵越,陵端和肇临迈进房间的脚又缩回去。

陵越很不喜欢这样,他注意到陵端的眼睛,里面有惊讶、疑惑、也有不知所措,就是没有往日见到他时的喜悦。陵端变得不一样了。

“大师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过了一会,陵端才开口问陵越。

“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你最近好吗?”陵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句,可除了这句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前的陵端让他感觉十分陌生。

“挺好的,挺好的。”陵端勉强自己挤出一个笑容对着陵越,“大师兄,如果你没什么事能不能回去,我刚从山下置办东西回来,很累,想休息了。”

自从发现自己不爱陵越之后,每次面对陵越时陵端都会觉得十分尴尬,总想着逃跑。

“累了就赶紧休息吧。”

“大师兄,二师兄要休息了,那你……”见陵越仍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肇临忍不住问一句。

“我就在这看着。”

“大师兄,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小时候你不是总要我陪在旁边才肯睡觉吗?”

“那是小时候,现在大家都长大了。”

“长大了又怎样?长大了你还是陵端。不是说累了吗,还不快进来。”陵越把陵端拉进房间里,“肇临你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肇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陵越关在门外。

陵端觉得就好像回到小时候。小时候他总是要陵越陪在身边才肯(敢)睡觉,因为他害怕。

一个从未离家离开父母的六岁小孩突然离开父母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能不怕吗?所以他把和他年龄相仿的大师兄当做自己的保护神,整天粘着大师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错误的以为他对大师兄的感情是爱。

尽管被人盯着让陵端感觉很不舒服,可这几天的辛劳还是促使陵端渐渐的睡着了。

陵越看着陵端的睡脸,觉得一切都很陌生。他是多久没有好好看过陵端了?好像自屠苏来了之后他就没有关注过陵端。他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那时陵端很喜欢粘着他,他去哪陵端就跟到哪。那时要是涵素真人找不到自己的徒弟了,过来找陵越就行。涵素真人有一次因为太生气还对陵越说“还我徒弟。”那时真的很开心。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他们为什么变的这么陌生了?

陵端和肇临换了一身山下平常人家的衣服,慢慢的在天墉城里走着。

他们要离开天墉城了,最后再看一眼天墉城。

陵端来到涵素真人面前,与涵素真人告别,求涵素真人原谅他的不孝。

涵素真人听了陵端的话没有多大反应,好像他早就知道,他只说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别再受委屈了。”

“谢谢师傅。”陵端忍住泪水转身离开。涵素真人果然是这世间上最疼他的。

陵越拿着一堆从山下搜集的小玩意来到陵端房间找陵端。

小时候陵端很喜欢这些小玩意,每次下山都央求陵越买给他。可那时陵越也是身无分文,没法给他买。所以每次陵端都只能十分可怜的站在一边看着别的小孩玩。

虽然这已事隔多年,陵端也长大成人了,他也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可陵越忽略陵端太长时间了,他不知道现在的陵端喜欢什么。可事情总要有个开端,这些东西陵端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都能让陵越多了解现在的陵端一点。

在房间里找不到陵端,陵越就到别处找。可找遍了天墉城,问遍了师弟们,陵越都找不到陵端,也没人知道陵端去哪了。最后,无计可施的陵越只能去找陵端的师傅涵素真人打探陵端的行踪。

“陵端走了。”

“走?陵端去哪了?”

“走了,这天地间已经没有陵端这个人了。”

“真人,我不懂您的话。”

“是你不懂还是你不想懂,陵越,你就放过陵端,让他过他想过的生活吧,别再绑着他了。”

“真人,我没有……”

涵素真人摆摆手,回房去了,留下陵越一个人发呆。

陵越似懂非懂。

是他做错了吗?他没有绑住陵端。他只是觉得陵端和他一起长大,应该是最懂他的人,所以当陵端做出那些不符合他期待的事情时他会很生气,他会骂陵端。陵端埋怨他偏心,可他不知道他到底哪偏心了,屠苏和陵端在他心里的分量是一样的,屠苏身体不好,师傅让他多照顾一下,他就多照顾一下,陵端是二师兄,他帮忙照顾其它师弟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如果陵端受伤难受了他也一定会守在陵端身边照顾陵端的。

是因为他让陵端一起下山除妖吗?可陵端老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他担心啊。再说,陵端这么懒,他不督促一下,陵端什么才能得道啊?是因为他当着师弟的面责骂了陵端吗?这个他承认他做的是过分,所以是因为这样涵素真人才说他绑着陵端?

陵越想了好久,想了无数的可能,可就是无法从中得到答案。

陵越一无所知,他唯一能确定知道的就是,他整颗心都空空的,所有的一切突然间都变得没有意义。

…………………………………………………………

就是暗恋的放弃了,转而追求自己的新生活。

被暗恋的人还没发现自己其实也爱着对方。

的故事。

评论(11)
热度(77)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