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生/代价(3)【四二、微一八】

第四章(下)

 

齐铁嘴满意的看着张副官的脸从红到青,再到黑到白,心里暗爽。

不理在一边战战兢兢的张副官,齐铁嘴继续说:“在整个计划里有两点是我们没有料到的。一是陆建勋裘德考日本人的出现,二是新月饭店的尹老板利用这场拍卖会招女婿。原本我打算夫人和我和佛爷二爷一起去北平拿药时,陈皮到城外的小村庄休息。你们不知道啊,那段时间陈皮虚弱的如果长沙的风大点,他都可以上天了。但夫人病情变化太快,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如果夫人不跟着一起去,陈皮就必须陪在夫人身边,这样陈皮就得不到休息,得不到休息陈皮有可能会因失血过多加过度劳累,死。”

齐铁嘴说到‘死’这个字的时候,二爷轻微的抖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陈皮会死,在他脑海里,陈皮和‘死’字沾不上半点关系,所以他总是任由陈皮去闯去闹,他总觉得等时间差不多了陈皮就会回来,他从未想过陈皮也会有回不来的一天。

“日本人的出现对于我们来说是意外之喜。陈皮之所以会和日本人在一起,是因为他在利用日本人,第一是他实在舍不得看夫人如此难受。吗啡需大量使用才会上瘾,少量使用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且夫人疼痛减轻,就可以跟着一起去北平,一切都能按原计划进行。第二可以让自己近来异常举动有个合理解释,第三是为取药之行增添些难度,让二爷放心用药。第四就是可以了解日本人的行动,以防万一。二爷,陈皮由始至终都没有真正替日本人做过一件事,这点你一定要清楚。”

“我知道。”二爷轻轻的应了一句。

或许是为了转换气氛,齐铁嘴调皮的对佛爷说:“佛爷,你也一定要相信我,新月饭店的尹老板利用这场拍卖会招女婿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真不是我安排的,我当时也很诧异,真的。不过这也说明你和嫂子的事是上天安排好的,天定的良缘。恭喜恭喜。”

佛爷微微皱眉,他以为齐铁嘴明白,他和尹新月一直都只是一场互惠互助的生意,尹家需要武装势力,他需要尹家的财力,他从未爱过尹新月,他心里从来只有齐铁嘴一个,可现在看来是有必要和齐铁嘴好好的谈一谈。

“我曾以为老九门能有双喜临门,夫人痊愈之喜,佛爷娶妻之喜。可惜,夫人自己不放过自己,最终失了性命。”

“八爷,此话是何意?”二爷十分不解齐铁嘴的话,在暗示什么?丫头不是因为病情恶化药石无效而……

“鹿活草是起死回生的仙药,古籍上写明,一息存,食之,人成活。就算这人只剩下一口气,吃了鹿活草,都能活。夫人的病吃了鹿活草应该能好,可惜夫人放不下心中执念,劳身伤神,使得药石无灵,失了性命。我曾劝夫人宽心,夫人却说我是仙人不懂凡人心。其实有谁能说自己真懂人心。”

“你是说丫头心里有事想不通,才……” 
 
齐铁嘴轻轻的点点头。 
 
“因为我?” 
 
齐铁嘴叹口气,对二爷说:“二爷,有些事你得自己想明白,这些事别人,我都帮不了。” 
 
“我……”二爷想争辨几句,可话都到嘴边了却说不出了。二爷明白齐铁嘴说的,有些事的确只有他自己才能弄明白。 
 
齐铁嘴十分满意二月红的反应,低头喝茶,利用茶杯掩盖轻微向上扬起的嘴角。

‘陈皮,你到底还是比我幸运些。不管二月红能不能想通自己对你的感情,但他能这样问就代表他的心好歹还是有你的。而我……怕是失踪了都不会有谁发现。’

齐铁嘴喝完最后一口茶,便起身向佛爷和二月红行了礼,说:“佛爷、二爷、老八已经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就请二位爷让老八回家,老八,家中有些事情要处理。”

二月红全部心思放在丫头和陈皮身上,听了齐铁嘴的话只是点点头。

佛爷拉住齐铁嘴的手臂,急切却又温柔的说:“八爷留下了吃个便饭吧。做了你爱吃的。”

齐铁嘴听懂了佛爷话里所带的心思,如果是以前的齐铁嘴怕是佛爷话还没说完就开口答应了,可惜,现在这个齐铁嘴不会再被佛爷这些东西吸引。

齐铁嘴后退一步,挣开佛爷的手,客气的对佛爷说:“谢谢佛爷的好意,老八也是很想留下吃饭,只是家中有事需要处理。日后,日后老八必定登门谢罪。”

“八爷,你都仙人独行了,哪来的家啊,就留下来和佛爷一起吃饭吧。别跟佛爷怄气了。”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呆萌张副官说。

“佛爷,既然八爷有事你就让他去办吧,你就不怕误了人家的事人家恨你?”没等齐铁嘴、佛爷说话,一道好听的女声就插了进来。不知什么时候尹新月来了。

尹新月亲昵的抱着佛爷的手臂,把头靠在佛爷的肩上,脸上带着幸福小女生的笑容。“佛爷,我陪你吃饭吧。”

齐铁嘴见有人帮忙,马上说声“告辞”就溜了。

佛爷想追,却被尹新月死死拉住动不得,只好在后面大喊:“我让副官送你。”

“八爷,你等等我。”张副官追了出去。

“佛爷,我也告辞了。”二月红觉得这里太吵,想不出事情,也打道回府了。

不过一分钟,这个大厅只剩下尹新月和佛爷两个人。

“尹小姐,请你记住,你只是我名义上的夫人,我们之间只有利益关系,所以在没有牵扯到你的利益时,请你,不要插手我的事。”佛爷坐到刚刚齐铁嘴做的椅子上,拿起齐铁嘴喝过的茶杯在手里把玩。

“佛爷,我劝你还是抓紧一些,虽然陆建勋霍三娘陈皮已经不成气候,可还有个美日联合会,他们比那三个蠢货难搞多了。与其在这里喝茶聊天,不如想想应付的方法,好让我早日回张家大宅做个‘名正言顺’的张夫人,到那时我就会乖乖的,不再烦你了。”尹新月说完就走。她承认她是故意的,她就是不喜欢看佛爷和齐铁嘴在一起,他们看对方的眼神会让她想起自己是多么的悲哀,被自己的父亲当做商品换取利益。她恨,为什么他们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她不可以。她要破坏他们,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能拥有。

…………………………………………………………………………………………………………

这文竟然会被问到,真让我感到意外,还以为都忘了这文了。

草稿是一早写好的,只是因为这样写尹新月似乎不太好,所以一直没发。

曾见过有人说不喜欢形婚,我也不喜欢。但我觉得在那个年代利益婚姻才是最常见最正常的,即使是现在还是有人为结婚而结婚为钱结婚更何况是那样兵荒马乱的年代。当然可以不写上尹新月,可尹新月是一八的障碍,不写后面无法开展,所以请不喜欢的人直接点“x”,谢谢合作。

评论(6)
热度(38)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