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时光(八)

八、起意

一声鸡啼把负责照顾陈皮的宋姐吓醒,宋姐马上查看陈皮的情况。

前天,陈皮养的小狗莫名其妙的死了。陈皮难过,抱着小狗的尸体不吃也不喝哭一整天。少爷又和老爷出门不在家,最后是老九门其他当家赶来才让陈皮平复下来。没想到昨天晚上陈皮发起高烧,管家不让请大夫,一晚上宋姐只好不断拿水帮陈皮擦身。接近天亮温度才降下来,宋姐暂时松一下。

“怎样,这小子死了吗?”管家走进陈皮房间。

“管家大人,陈皮少爷……”

宋姐话还没说话就被管家打了一耳光,“呸,一个乞丐也配叫少爷,出去。”

“管家大人,我要照顾陈皮少……”

“你就不用给这小子做饭煎药?”

在管家杀气腾腾的气压下,宋姐只好走出房间。


‘为这小子准备的毒药竟然被狗吃了,这小子走运躲过一劫。这回……’管家看看门外走廊,确定没人后他拿出袖中防身小刀,小刀十分锋利,只要稍稍用力插入人胸膛……他一直都很讨厌陈皮,一个外姓人,还是一个乞丐,竟然能轻轻松松的就得到他奋斗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他恨。

正当管家高高举起手中小刀,准备实施他的阴谋时,有人出手阻止了。

“谁!”管家惊慌的四处张望。

“我!”一脸疲惫的二月红出现在房门口。

“少爷。我……您和老爷不是明天才回来吗?”管家到底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即使被吓到,还是可以很快整理情绪应对。

二月红没有理会他,而是先查看陈皮,确认陈皮没事后才开口:“我不放心,一个人先回来了。吩咐下去,今天起陈皮的保护队加两组人。退下吧。”

“是。”管家慌慌张张的走了。

二月红把陈皮抱在怀里,刚刚太危险了,要是再晚一刻,陈皮就没了,他需要冷静一下。

前天九门的当家们过来发现狗是被毒死的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佛爷当晚就让他的亲兵开车找到二月红,二月红连夜坐车回来就看到刚刚那一幕。

这个管家二月红一向都不喜欢他,他心术不正手脚不干净,一直很想除掉他。但是因为他对红老爷十分忠心,还曾在地下救过红老爷几次,红老爷对他很器重,除掉他不容易,之前二月红是自己当家做主手里有权了才敢随便找个理由除掉他。现在,还是红少爷的二月红要把他除掉必须要有一个周详的计划,一举成功才行。要是让他起了疑心,事情就难办了。

二月红还想到很重要的一件事,虽然管家平时狐假虎威嚣张跋扈,但杀陈皮这件事如果没有红老爷的点头,他是没胆做的。二月红现在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时刻跟在陈皮身边保护陈皮,他的当家之位能不能坐稳就看这段时间的准备工作有没有做好,只有当家位置坐稳了手里有权了,他才能更好的保护陈皮。但是像今天的事可能以后还会发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看来陈皮要在这个家平平安安长大,就必须学武,陈皮只有有了自保能力才能活下去。


“师傅?”陈皮醒了。

“陈皮,怎样,有没有好点?”二月红摸摸陈皮的额头。

“师傅,东东不动了。”见到二月红,陈皮说出心中的难过。

东东是二月红从吴老狗那拿的狗崽。红府里与陈皮年龄相仿的孩子都忌讳陈皮是他二月红亲传弟子的身份不和陈皮玩,张日山到寄宿学校上学,加上那件事之后二月红就不敢离陈皮半步,跟陈皮的影子似的。所以不管在哪陈皮都很难找到玩伴。有时见陈皮一个人对着墙壁玩,二月红心里难受。最后是齐铁嘴出主意,说五爷家里狗多,拿一只过来给陈皮养,陈皮也算有个伴。东东来了之后,陈皮开心了许多。可刚养了东东半年就出了这种事,二月红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让陈皮从伤痛中走出来。

“我知道。陈皮,你在想什么?”

“师傅,东东还会起来吗?三爷爷和六爷爷说东东不会起来,要把东东埋在地里。师傅,我害怕。”

“怕什么?”

“全部。”

“别怕,师傅在。”二月红抱住陈皮,把陈皮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他不想陈皮看到他眼里的杀意。“陈皮,我们去找日山哥哥玩好吗?”

“师傅陪我。”陈皮声音里带了点哭腔。

“陪你,师傅陪你。”

评论(2)
热度(28)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