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时光→童言无忌(番外)

天刚亮,负责照顾陈皮的宋姐就起来准备陈皮上学堂要穿的衣服,上学堂要带的点心,今天要吃的早饭。

当宋姐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陈皮竟然还没起床。觉得有点奇怪,便大着胆子走到陈皮睡床附近探了探情况。

只见陈皮静静的睡在床上,他枕头旁边的一片红很惹人注目。

“啊!”宋姐的尖叫声响遍整个红府。

“怎么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二月红,他施展轻功来到陈皮房间外。

“少爷,陈皮少爷他……床上有血。”

“你在这候着,我进去看看。”说完,二月红就快步走到陈皮床边。还没走近床边,便看到陈皮起伏的胸膛。至于宋姐说的血只是一些红色花瓣。

二月红拿起陈皮枕边一块花瓣捏捏看看闻闻,确定这只是普通花瓣之后开口吩咐:“宋姐,传我的命令,今天起陈皮的保护队加两组人。”

“是。”

“师傅?”陈皮醒了,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试探的叫了声。

二月红将陈皮抱起,随手打了陈皮屁股几下。

“现在什么时辰了,还不快起来梳洗吃早饭。”

“师傅吃了吗?我们一起吃吧。”

“好。”

陈皮跳下床准备梳洗,突然感觉到喉咙痒,咳了几声。

“怎么了。”二月红轻拍陈皮后背。

“师傅。”陈皮将手心上的东西给二月红看,那是一片洁白花瓣。

“怎么来的?”

“咳出来的。”

“怎么……”此事极诡异,二月红也想不明白。

“来人,备车。陈皮,今天我们不去学堂,去玩好不好。”

陈皮到底是小孩,听说可以玩马上忘了刚才的事,跑去穿衣梳洗。


二月红抱着陈皮直接冲进老九门八爷府邸内院。

“红少爷,都说老爷云游了,不在这。”

“那你家少爷呢?”

“少爷……”

二月红心急,直接用武力制服对方。“我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你若再拦我,撕了你。”说完就拉着对方走到齐少爷的房外。

“痛痛痛,少爷救我。”

“怎么这么大吵大闹。”从齐少爷房间出来的竟是老九门之首,张大佛爷。

尴尬了。

“张大佛爷,日山哥哥在吗?师傅,你是带我来这找日山哥哥玩的吗?”陈皮突然的发言意外的柔和了这压抑的气氛。

“陈皮,你想和日山哥哥玩?”张大佛爷蹲下身子逗陈皮。

“想。”陈皮重重的点了点头。

“来人,去我府上把日山接来,说是红少爷带着陈皮在齐府等他。”

听了张启山的话,二月红不禁产生一种想把他打死的冲动。

【你和齐家少爷鬼混,干嘛让我背黑锅啊,这话要是传到别人耳里定以为我和老八有奸情。张、大、佛、爷,好一个一石二鸟,算你狠。】

尽管二月红已在心里吐槽张启山千万遍,但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佛爷,齐少爷在吗?我有急事。”

“他在……”话还没说完,陈皮又咳出几片花瓣。张大佛爷意识到情况不妙,马上回房把齐少爷叫醒。

 

齐铁嘴醒来后了解情况便去藏书阁查阅古籍,陈皮和张日山玩去了,张大佛爷和二月红坐在客厅边等齐铁嘴边喝茶。

一直等到中午,齐铁嘴才顶着一头白丝拿着一本古籍跑出来。

“找到了,这叫‘花吐症’,是商朝一个女巫师遭到背叛后所下的诅咒。患此症的人先是会不断吐出花瓣,随着症状加深会吐出整朵花朵,花朵颜色由浅变深,当人吐出血红色花朵时,就是……”后面的齐铁嘴不敢念,怕二月红一发飙他小胳膊小腿的可受不了啊,特别是昨天晚上被佛爷折腾了一晚上,刚睡下又被抓起来找资料。

“陈皮吐过血红色花瓣,可他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啊。这个症有没有解决办法”

见二月红没什么过激反应,齐铁嘴又解释:“这症开始是血红色花瓣,结束是血红色花朵。所以陈皮现在暂停没事。解决办法是……真爱之吻。”

“什么?”张大佛爷和二月红都以为自己耳朵进风听不清楚。

“真爱之人的吻。”

张大佛爷和二月红听了,互相看看对方,狂笑。

“哎呦,齐大少爷,陈皮才六岁啊。你让他上哪找真爱……真爱之吻啊。”

“我是依书说,有问题你们找写这书的人去。”

“铁嘴,不是我怀疑你,可你也要考虑到现实啊,陈皮。哈哈哈哈哈哈,就算陈皮有真爱,但你让我上哪找,再说,找到了人家就肯给你亲?你再帮我想想别的办法。”

“没别的办法,不过按你说的,陈皮应该还不是很严重,还是有时间给我们的。”

“唉,我这个徒弟真爱给我找事。”二月红趴在桌上,偷偷抹掉不知是开心笑还是难过而留下的眼泪。

“师傅,你看,我吐出粉红色的花朵了。”陈皮捧着几朵粉红色的花朵跑了进来。

客厅里三人都呆了。陈皮,你搞什么。

“这哪来的?”齐铁嘴问。

“我跟日山哥哥说我会吐花,日山哥哥让我吐给他看,我就吐给他看,吐着吐着花的颜色就多了起来,外面还有蓝的,紫的,黄的好多好多颜色的花呢。不过我觉得还是粉红色最配师傅。”

 二月红扔一个眼刀给张启山。【我们师徒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张家人的事,这辈子要这样来折磨我们。】

“师傅,我这里疼。”陈皮手捂住胸口,脸色苍白,又咳出几朵花朵,颜色比刚才陈皮拿来的明显要深的多。

“陈皮。”二月红接住倒下的陈皮。

在场的人都慌了起来,二月红抱着陈皮安抚,齐铁嘴回藏书阁查书,张大佛爷带着张日山出去找大夫。

“师傅,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濒死的感觉陈皮太熟悉了。

“没有没有。”二月红连忙否认。【怎么办怎么办。】

陈皮笑了,伸手抱住二月红脖颈,撒娇道:“师傅,我爱你。”然后趁二月红没防备,快速在二月红唇上亲了一下。

二月红傻了。陈皮好了。围观的人乐了。

“陈皮,这谁教你的?”二月红问。

“陈皮和红哥哥亲嘴了。”张日山小朋友直接描述真相。

“解九爷说,爱一个人就要和他亲嘴,我爱师傅,我就和师傅亲嘴。”又一个纯净的孩子。

“日山啊,这亲嘴可是有特殊含义的。”九爷假模假样的给张日山科普知识。

“呀,陈皮的真爱是红少爷啊。早说嘛,害我累的。”顶着一身白丝的齐铁嘴调戏二月红,正好报仇。

“咳。”佛爷表示我不想说话。

“真是的,怎么不提醒我这里有少儿不宜的东西,我家三寸钉还小,看不得。”五爷也趁机报仇。

“哼。”三爷和六爷表示鄙视。

“童言无忌,陈皮还小,分不清爱和尊敬。怎能把他的话当真呢”霍三娘的心都碎成渣渣了,红少爷的初吻啊。

“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红少爷苦笑附和着。

【罢了,陈皮能好好的就够了。】

————————————————————————————————

我期待已久的四二铜矿。还我期待。

评论(1)
热度(60)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