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时光(四)

忘了说设定了,补回来 

二月红16岁,陈皮四岁(最最软萌时期),齐铁嘴16岁,比二月红大3个月。二月红和齐铁嘴都还没当上当家。霍三娘16岁,比二月红小6个月,霍家当家。佛爷22岁,因为佛爷的父亲被上级调去前线打仗,就把当家的位置传给佛爷,佛爷和齐铁嘴已经在一起,只是碍于齐铁嘴的爹才转为地下情的。老九门其他人没变,基本按书里设定。

 
四、转变

二月红从白天等到黑夜,再从黑夜等到白天。等了一天一夜,张家亲兵终于来了。

“红少爷,我家长官说陈皮已经被救出来了,受了点伤,暂时留在张府休养,我们会请最好的医生照顾陈皮的。请不用担心。”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二月红挣扎着起身,但他本来就有伤,加上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腿已发麻,全身也没有半点力气,现在就是凭着顽强的执念撑着的。

 “你不许去。”

 “爹。”

  “我刚刚已经在族人面前宣布陈皮被逐出师门,陈皮已经和我们红家没有关系了。收陈皮入门本来就是不合规矩的事,现在正好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

 “爹。”看着一脸疲倦一身脏乱还带着浓烈血腥味的红老爷,二月红跪下了。“陈皮我是一定带在身边的,我不管你准不准,也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徒弟,跟班,养子,只要他能留下,任何身份我都可以给他。”说完,二月红给红老爷磕了几个头就低着头的走出去。

 二月红不敢抬头,他怕看到他爹脸上的表情。他也不愿这么的与爹针锋相对,他也想好好孝顺爹把过去的过错弥补回来,只是放在天平那边的是陈皮。
 

上一世他只不过因为好奇捡了陈皮回来,之后就再没管过陈皮。可陈皮却尽心尽力为他办事,为了他陈皮可以连命都不要,他欠陈皮的太多了,这世不能再负他。


赶到张府,二月红就看到佛爷和齐铁嘴已经在大厅等着他,两人的脸色明显不好看。

 二月红制止想说什么的齐铁嘴。“齐少爷,带我去见陈皮吧。我有心理准备。”连他爹这么厉害的一个人都受伤了,可见这墓有多凶。他现在只希望陈皮能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佛爷把二月红带到张府最大的一个客房里。陈皮就躺在客房那张大床上,小小的。

 房里有个医生、几个护士和仆人,看到二月红进来都退出去了。

“医生给他打了止痛药,要明天才醒。你有什么想问的医生在外面候着。”

“那止痛药是玛啡吗?”吗啡的可怕他还记得。 
 
佛爷有点惊讶二月红知道玛啡。 这东西传到中国不过三个月,知道的大多是留过洋的医生或者是可以接触到军需品的军官。其他人应该不知道吗啡这东西更别说知道吗啡是止痛药。 
 

“只是一般止痛药,吗啡太强。你想知道我救陈皮的经过吗?” 

 “明天再说吧。谢谢佛爷相救。现在请佛爷让我师徒独处一会。” 


佛爷摇摇头走了出去。

 一见佛爷出来了,齐铁嘴马上迎上去。

“佛爷……” 


佛爷摆摆手,“这两人这一世怕是算不清了。”

二月红想摸摸陈皮,可看着全身裹着厚厚纱布,脸白的跟比戏台上的白脸曹操还要白的陈皮,二月红都不知道现在陈皮身上哪块肉能摸。

哪用的着问,床边那些还没来的及收拾的红色纱布,几盘血水已经是很好的说明了。

二月红在陈皮头上悬空的摸了几下,“你说你怎么又弄了一身伤,这不又要涂那臭臭的药膏了吗。那时你若哭鼻子师傅可不会……”忍耐多时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他一直以为陈皮那一身杀气是天生的,刻在骨子里的,可……要是上一世他能多关心一下陈皮。他上一世怎么这么糊涂,陈皮身上莫名其妙的伤口,越来越孤僻怪异的性子,他怎能看不见。

二月红躺到陈皮身边,身体尽可能的靠近陈皮,死死的盯着陈皮的脸。

“我定保你一世无忧。”

这话二月红不知道是讲给陈皮听,还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咒。

评论(4)
热度(52)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