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甲x郝果子)情敌来了

“果子,还行吗?要不要休息下?”顾小甲对郝果子说。

“没事。”郝果子咬牙切齿的说。

“好,你再坚持一下,快到家了。”顾小甲心疼郝果子,可他也爱莫能助,他已经把所有重的东西拿在手上,尽量让郝果子拿轻一点的东西。郝果子也是犟脾气,都累的气喘吁吁仍不肯停下休息。

自搬到丹阳县,每逢比较大的节日顾射都会让其他下人们回家过节,只留顾小甲在身边。今年多了郝果子和陶墨,这节日就不能再那样冷冷清清。所以现在顾小甲就和郝果子穿街走巷找买节日礼品,捧着大大小小礼品满大街跑。

顾小甲太专注看郝果子都没有注意到向他跑来的一位少女。

“小甲哥。”少女站到顾小甲面前。

“你是……”顾小甲一时认不出对方。

“是我啊,倩倩。小甲哥,你不认得我了。”少女难过的嘟起嘴巴。

“倩倩?真的是你?”顾小甲上下打量少女,惊叹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都成大姑娘了。”

倩倩,就是顾倩。与顾小甲同期进顾府,因为两个人曾在同一个管事手下学习,所以两人感情挺好的,跟兄妹一样。顾小甲忽然想起以前小时候他曾口不择言对倩倩说长大后娶她当媳妇的混话,心虚的看了看郝果子,看到郝果子只是脸带疑惑的看着他们,顾小甲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倩倩,你这个时候来是那边有事?”‘那边’是对顾相的别称。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是管家叔叔说你们在这边缺个丫鬟,让我过来照顾你们。”倩倩把手伸到顾小甲臂弯亲昵的挽着顾小甲。“小甲哥,我好想你。”

顾小甲一惊,想把手抽出来却碍于手上满满的礼品无法成功。“倩倩,大街上这样不好。”

“怕什么,看你我二人的衣着,路人只会把我们当成恩爱的新婚夫妇。”

顾小甲一听,急忙低头看今天的衣着。今天这身是以前在“那边”府上时小厮的统一服饰,与倩倩的丫鬟服饰类似,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小甲哥,我跟你说……”倩倩边说着话,边拽着顾小甲往前走。

顾小甲漫不经心的应答着倩倩的话,时不时回头看看落在后头的郝果子。郝果子似乎故意落后他们几步,顾小甲慢他也慢,顾小甲快他更慢。

好不容易回到顾府,顾小甲马上甩开倩倩去找顾射。

“少爷。”顾小甲急匆匆推门进。“倩倩她……”

“把门关上。”

顾小甲把门关上,半跪在顾射面前。

“你先看看这封信。倩倩拿过来的。”

“什么,要我娶倩倩。”

“谁让你许诺了倩倩。”

“不是,少爷,几岁孩子说的话哪能当真?”

“可倩倩把那句话当真了。”

“我已经成亲了,怎么能娶倩倩。”

“事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解决。我饿了。”

“知道了,少爷。”


顾小甲来到厨房,郝果子已经在生火。

顾小甲觉得奇怪,因为平常都是顾小甲和老陶做饭,郝果子连生火都没做过。

“果子,你在干什么?”

“生火啊,没看到啊。”

“哈哈,你的脸。”郝果子的脸被烟熏的黑黑的。“我帮你擦擦。”

顾小甲想用衣袖帮郝果子擦脸被郝果子一把推开。

“要不是你那个倩倩妹妹说我什么都不会做我会弄个大花脸。”

“倩倩?”顾小甲皱皱眉头,看来这事必须快点解决。

“小甲哥你在这里啊,我正准备做饭呢,做你喜欢吃的菜,待会你可要好好尝尝。”倩倩羞涩的对顾小甲笑一下。“喂,你,我刚刚去洗菜的时候就让你生火了,我现在洗完菜回来你还没把火生好,一点用都没有。”

“倩倩,不要这样说果子,他没生过火不熟练。”

“哼。”郝果子不理他们直接走了。

“果子,等等我。”顾小甲想追,却被倩倩拉着走不了。

“小甲哥,那个是新来的仆人吗?这么没规矩,你就是人太好了,看我怎么治他。”

“他是我的……”顾小甲本想说‘他是我的妻子,他爱怎样就怎样,你管不着’,但当他快速考虑一遍各个因素后,这句话还是咽下去了。

“别说了,做饭吧,少爷等着呢。”

饭做好了,顾小甲送过去的时候看到陶墨在门口等他。

“夫人,有事吗?”顾小甲想应该不是饭的事,今天比往常要早,那是果子的事?

“小甲,你再去拿一副碗筷,果子今天在这边吃。你们怎么了,果子今天心情很不好。”

“一些小误会而已,我会处理的,谢谢夫人。”

顾小甲心不在焉的回到厨房,倩倩已经摆好一桌饭菜等着顾小甲,感觉就像妻子在等丈夫。可顾小甲觉得不对,哪都不对。

倩倩拉顾小甲坐下,“小甲哥,你尝尝,这些都是我做的。看看我有没有做妻子的资格。”倩倩夹很多菜到顾小甲碗里,顾小甲一口也吃不下。

“小甲哥,菜有什么问题吗?我记得这些都是你喜欢的菜啊。”

顾小甲看了看桌上的饭菜,的确都是以前他所喜欢的,可自与郝果子成亲后,他的口味已经改变了很多,现在这些菜反而吃不惯。

顾小甲放下碗,“倩倩,我看了信,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怎么会,我们青梅竹马,你小时候就说过要娶我的。”

“倩倩,小孩说的话怎能当真。长大之后,我在少爷身边当小厮,你在夫人身边当丫鬟,就各过各的再也没有接触过,我们其实就是比较熟悉的陌生人。”

“感情可以培养,小甲哥,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过得很好的。”

“倩倩……夫人,有事吗?”顾小甲看到陶墨抱着一床棉被跑过来,后面跟着脸色不好的顾射。

“顾小甲,快去追果子,他跑了。”

“什么?”顾小甲拿过陶墨手上的棉被跑出去。

正下着雪,郝果子没能跑到哪去,蹲在门口的石狮子旁边。顾小甲一下子就把人找到了。

“果子,天冷,进去吧。”顾小甲把手上的棉被盖在郝果子身上,柔声说。

“我不要。”

“果子,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别把自己弄病了,生病是很辛苦的,我也会心疼的。”

“我知道那女人是你的未过门的妻子。”

“果子你听我说,倩倩她不是,我心里只有你一个。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件事,是‘那边’随便定的,我没答应。我顾小甲只想和你郝果子一起。”

“我就要这样藏着掖着吗?即使我们拜过天地,有三书六礼,可因为我们都是男子,所以只能藏起来,当有女子向你示好,我只能在旁边看,有人给你介绍人,我还要在一边叫好。我不要这样,你明明是我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我好害怕,有一天你会走。”

顾小甲把郝果子抱在怀里,“我的郝果子,别怕,我在这,就在这,哪都不去。”

顾小甲和郝果子在雪地里抱了一夜,两人都病了。

“哎呀,要我怎么说你们两个才好。”老陶摇摇头出去煎药。

倩倩走进来,“小甲哥。”

“倩倩?嘘。”顾小甲指了指自己怀里睡觉的郝果子。

倩倩点点头,小声说:“我是来告别的。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是我一厢情愿。”

“倩倩,你永远是我的妹妹。”

“谢谢你,小甲哥。”

顾小甲看着倩倩走出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恢复正常了。

“看够了吗?舍不得,怎么不送送人家。”

“果子,刚刚你都听到了,我跟倩倩什么事都没有,还要吃醋啊。”

“看你表现。”

“那我可要好好表现。”

“顾小甲,现在是白天。”


评论
热度(47)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