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甲x郝果子】舍得

“我和少爷今天要到田地里查看今年的收成,要晚点才回来,你不用太早过去接我们。”郝果子边收拾床铺边跟顾小甲说话,可等了好久顾小甲都没回应,郝果子便回头对顾小甲说:“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有。”顾小甲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然后再小小声的说一句:“又不是不会赶车,我不去接不会自己赶车回来。”

 郝果子抿了抿嘴,走了出去。

 中午,顾小甲侍候顾射吃完午饭后便偷偷的从顾府后门溜了出去。顾小甲赶着马车来到郊外的一个凉亭。凉亭里有位美丽的女子在等候。

 马车还没停稳,顾小甲就跳下车跑向那位美丽的女子。

 “玉颜。”

 “小甲哥。”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就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恩爱夫妇。

 “小甲哥,我好想你。”

 “我也是。”

玉颜是丹阳县一家专卖上等文房四宝的书斎老板的女儿,今年才十六岁。因为陶墨,顾府里的文房四宝消耗的特别快,所以顾小甲每次去买文房四宝都会买很多。一次凑巧,店里的伙计都出去送货,没人帮顾小甲把东西搬上车,迫于无奈,老板只好让自己的闺女玉颜出来帮忙。顾小甲和玉颜就是这样认识的。

温香软玉在怀,顾小甲心情特别好。玉颜与郝果子不一样。当顾小甲有事要忙的时候,玉颜会让顾小甲先把事情做好,郝果子只会吵闹着要顾小甲先把他的事办了;当顾小甲有烦心事的时候,跟玉颜说,玉颜会静静的听然后劝慰几句,郝果子只会吵闹,最后演变成两人吵架;当顾小甲累了的时候,玉颜会做好吃好喝的给顾小甲,郝果子还是只会吵闹。现在顾小甲十分厌烦郝果子,对于郝果子的一言一行都感到烦躁。他们成亲才三年,现在就这样,顾小甲不敢想象日后的日子,难道就要在这争争吵吵中度过?为什么郝果子不能像玉颜那样呢?

顾小甲觉得自从遇上玉颜,所有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玉颜温柔体贴又贤惠,顾小甲觉得玉颜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完美妻子的人选。

顾小甲已经想好了,他要娶玉颜为妻。他要和郝果子和离。

“小甲哥,这是我给你绣的香包,喜欢吗?”玉颜拿出一个制作精美的香包。

“喜欢,你做的我都喜欢。”顾小甲把香包拿在手里看,心想郝果子就不会做这样精美的东西。

“你看,为了绣这个香包我手指头都受伤了。”玉颜撒娇。

顾小甲仔细观察玉颜的手指头,确实上面几个细小的红点,应该是被绣针刺到的。

“怎么这么不小心,回家记得涂药啊。”

“还有呢,小甲哥。”

“还有什么?你家没药吗?要不我现在去买?”

“不是,小甲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忘了说?”

 顾小甲想了想,说:“没有啊。”

“哼。”玉颜生气走了。

顾小甲感到莫名其妙,本想追上去,可看了看天色,是时候去衙门接夫人了。

“夫人,郝果子呢?”顾小甲见只有陶墨一个人出来,不见郝果子,忍不住开口询问。

“果子生病晕倒了,我和老陶商量今天就让他在衙门休息好了,老陶留下照顾。”

“什么,生病晕倒了?怎么回事?今天早上还是好好的。他还好吧?”顾小甲一着急连续向陶墨问了好几个问题。

“你先冷静一下,果子没事,老陶说是最近太累了才会晕倒的。休息一下就好。我们回去吧。对了,你的病好了吗?听果子说前段时间你也病了。”

“……好的,谢谢夫人关心,我已经好多了。”顾小甲强压下心中的烦躁跟陶墨回家。

 回去之后顾小甲发现,其实对于他最近的一些行为顾射已经有点不乐,是郝果子在顾射和夫人面前替他说好话说他最近身体不适并担起他那部分的工作,顾射才放任不管他。

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而他的少爷又是个吹毛求疵的主,仔细算算,其实郝果子是干了三个人的活。也难怪郝果子会病倒。估计他和玉颜的事郝果子是知道的。

‘郝果子,你这样让我如何舍得。’

顾小甲一夜无眠。第二天送陶墨到衙门,看过郝果子之后,顾小甲便把玉颜约了出来。

“小甲哥?”玉颜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已经察觉出今天的顾小甲不对劲。

顾小甲拿出香包还给玉颜。“对不起。”

“为什么?”玉颜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我舍不得他。”

“他是谁?”

“你不必知道。”说完,顾小甲就想走。

玉颜拉住他,“不,你要说清楚,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我绝不接受,他到底比我好在哪?”其实玉颜早就察觉郝果子和顾小甲的关系不一般,但她坚信那只是顾小甲一时意乱情迷,男人都贪图新鲜,顾小甲到最后肯定会选择她。

“你哪都比他好,他哪都比不上你。只是我舍不得他。就像你昨天问我是不是有什么话忘了说,当时我真的是只想说那几句,因为对你,我舍得。他,昨天听说他病了,我整颗心都飞到他那,吃不好睡不着,看到他因为病疼消瘦难过我就心如刀割。玉颜,一个人真的爱你,别说看到你受伤了,就算让你干点活他都是舍不得的。他的心里会一直想着该如何对你好。而不是像我这样,一直都在你身上找好处。明白吗?”

“小甲哥,我爱你,我不介意二女共一夫。”玉颜还在垂死挣扎。

“玉颜,不是他容不下你,是我容不下你。”顾小甲甩开玉颜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要回去看郝果子。

“那人是郝果子,对吧。你们这样是违背天理,要遭天打雷劈的。”

顾小甲听了玉颜的话,缓缓转过身,不知道为什么,听了玉颜的话他觉得心里很平静。

“之前我就想过这个问题了,可要是让我在“天打雷劈”和‘再也见不到郝果子’之间选择,我宁愿天打雷劈也不愿失去郝果子。玉颜,这才是爱。爱不是非要男女方可。爱一个人,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你都不会害怕。玉颜,等将来有一天你遇到这样一个人,你就会明白我今天说的话。”

顾小甲匆匆跑回去,刚好赶上郝果子喝药。

看着郝果子乖乖自己喝药的样子,顾小甲觉得很难过,郝果子好像渐渐的不需要他了。

“你回来了,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啊。”郝果子用着嘶哑的声音对顾小甲说。

“我买了糖糕,你吃吗?”顾小甲把手里的糖糕在郝果子面前晃了几下,郝果子见了糖糕两眼发光,伸手把顾小甲手里的糖糕夺下。

“刚好我喝了药,嘴里苦苦的。”

看着这样的郝果子,顾小甲心里暖暖的,还是他熟悉的的那个郝果子。“好吃吗?”

“好吃。”

“郝果子,有件事我想和你谈谈。关于……”顾小甲话才说到一半,就被郝果子手里的糖糕塞住嘴巴。

“你回来就行了,别的我不想听。”

“果子,我爱你。”

评论(2)
热度(49)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