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我不是妖怪】

阿破跟林子文的第一次不是那么的美好。

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

那天林子文穿了一个比较宽薄透的短T。林子文在和阿破说话的时候不小心把好看的锁骨漏了出来。

阿破看了就上去搂着林子文的脖子种草莓。

其实阿破没想做什么,就是林子文那脖子那锁骨看上去太好吃了,他忍不住嘴。可那暧昧的喘气声和含糊不清的“额”声刺激着阿破。不知不觉的阿破已经把林子文的上衣扒了。

草莓从脖子种到林子文肚脐上面,林子文觉得自己像被一只粘人的小狗舔着,突然笑了。

阿破放过林子文的肚脐,改咬林子文的嘴唇。

亲吻大概是林子文最喜欢的,两人的唾液互相交换,可能这是他唯一能标记阿破的方式。想到这里,林子文的身体不自然的动了动。

阿破察觉到,停下来问:“怎么了?”

林子文摇摇头,继续送上自己的唇。作为杀手,‘懂得看人’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他怎么不知道阿破有多爱他,有没有标记又有什么关系。

之后的都很顺利,除了进入的时候,毕竟陈可破不是人,那东西的尺寸自然也不是常人的尺寸,对于人类林子文来说要容纳它还是挺困难的。

“子文。”阿破一边在林子文后背种草莓,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两个人都大汗淋漓,十分难受。

“阿破。”林子文扭过头想和阿破亲吻,现在的他十分需要这个吻。

“我的心肝,对不起。”双眼通红的林子文让阿破很心疼,阿破吻掉林子文的眼泪,吻住林子文的唇。这个吻与其说是吻,更像是个人工呼吸,让两个严重缺氧的人补充点氧气。

“继续吧。”林子文对阿破说。

“不许你再穿这身衣服了。”说完,阿破就开始动起来。强烈的感觉冲击着林子文的大脑让他无法仔细琢磨阿破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以阿破那脑子这句话估计应该没有什么太高深的意思在里面。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顶峰,阿破没有把东西留在林子文体内,他又不是人,谁知道这种东西有没有带着些什么外星病毒。

阿破从林子文身上挪到林子文身侧,两人都在大口喘气。

“呵!”两人对视了一下,笑了。

————————————————————————

受一朋友写的车跟一朋友推荐的车和一个亲留言说想看两人的糖的影响下产生的东西,希望不会被吞吧。感觉不会有人能看懂,其实脑内的画面挺美的。

 

评论(1)
热度(18)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