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妖怪》陈可破x林子文(片段灭文法)

油炸

由于红夜女太久没吃'饭',脾气有点暴躁,何安忆便提供阿破给她当出气筒。红夜女就趁机实施自己一直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油炸阿破。

“师姐,我不是说他的事我会看着办吗,你为什么要插手。”

林子文得知此事后想把被炸的面目全非的阿破捞上来,可他只是个普通人类,面对滚烫的油锅一时也没办法。

“师弟,你听我说,他是……师弟,你……哭了?”

“陈可破,你混蛋,你说你死不了的,现在死在别人手里,你……你说话不算话,我讨厌你。”

林子文边哭边说。

“别,我没死,我还在呢,别哭了,乖。”

光溜溜的阿破从油锅里冒出来,用红夜女用剩的吸油纸擦干净身体后就去安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林子文。

“看,我在这呢。”阿破帮林子文擦掉泪水,“看到没有,我死不了的。放心。”阿破亲亲林子文额头。

“以后这样的事不许再发生了。只许我杀你,不许别人杀你,要是有人动手了,你一定要反抗,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任人宰割了,听见没?”

“听到了,听到了,你也……你手怎么伤了,疼吗?快回医馆,找到药给你敷敷,留疤痕了可不好。来,我背你。我跟你说啊……”

在一旁看着的红夜女觉得自己似乎吃了一吨狗粮,更加烦躁。

雷达

林子文虽然现在大部分时间用在了副业上,但主业到底是主业,以林子文那个倔脾气,放弃是不可能的。林子文偶尔会接一些小单做做,找找灵感。

今天,林子文就接了个小单。暂时离开了奇妙小区。

林子文刚走出奇妙小区一步,阿破就察觉了。

何安忆和无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从楼上下来全副武装装备的阿破,目瞪口呆。

“你干嘛?”

“去保护林子文啊。”

“人家一个亚洲第一杀手要你保护?”

“他很久没杀别人了,手艺生疏了不少,以前他来杀我我都不知道,现在他一进门我就知道了。要是有人给他下套,以他现在的状态不一定能发现。让他一个人我不放心。”

“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林子文死了就不会有人烦你了,你可以吃好睡好,这不是你最想要的吗?”

“我又死不了,林子文杀我我就当健身了,其实有时候感觉还挺好玩的。不说了,不说了。我找他去。”

“哎,你知道他在哪吗?”

林子文瘫在客厅的地上,灵魂出窍。

“子文,你还好吧。”

“真不知道你是哪根神经比较发达,连续两次都是师弟要动手的时候跳出来。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师弟的心理阴影吗?还出来刺激他,害他失手。”

“失手?”林子文抖了一下,“我不活了。”说着就想爬去阳台。

“别,别。”阿破连忙把人抱回来。“你别在那边加油添醋了,让你来是要你帮正忙的,不是帮倒忙的。你也别这样,人我都给你护着,下次再杀,一定成功。别这样。”

“我杀不了你,也杀不了他,我当不了杀手,不活了。”说着又想爬去阳台。

“别这样,你来捅我一刀,捅了你心情就会好的。来。”阿破把刀放到林子文手里。

林子文看着手里的刀,再看看笑容满脸的阿破,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陈可破,都是你。”

林子文连续捅了阿破好几刀,等阿破身体凉透之后,把刀一扔,神清气爽的走出去。

“人都哄好了,还不起来。你说你有必要这样吗?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林子文一个杀手,你真喜欢别人杀你,我就上那个亚洲杀手联盟发个帖子,让人来杀你,保证比现在好玩。”

“不,我就要林子文。”

“为什么?林子文可以做到的事,别的杀手也能做到。我看不出林子文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

“哎,你不懂。”阿破坐起来,身上的伤口在快速愈合。

“我当然不懂,我要是懂了我就是陈可破了。阿破,你该不会……”

“呵呵,怎么可能。我是觉得这样好玩,反正我也死不了,而且我们需要林子文的能力不是吗?”

“我们需要林子文的知识是一回事,但是我不觉得林子文有需要我们保护的地方,阿破……”

“我只是觉得林子文虽然是杀手却傻傻的没什么心计,心地也挺善良的,人小小的,让人看了就想保护。他跟我不同,他就是个人。”说完,阿破就走了。

何安忆想想,一下子真找不到反驳的话。

﹏﹏﹏﹏﹏﹏﹏﹏﹏﹏﹏﹏﹏﹏﹏﹏﹏﹏﹏﹏﹏﹏﹏﹏﹏﹏﹏﹏﹏﹏﹏﹏﹏﹏﹏﹏﹏

这对是我写过的最冷的一对了,我这“大冷门”名字没改错,名副其实啊。写这对一来是因为喜欢,二来练练笔。

评论(4)
热度(35)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