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现在没有干杀手的活,而是在一间酒吧里当控场。就是控制场面让酒吧能正常营业。

今天有人闹事,T去制止时不小心被划到了,血当场就喷了那个闹事的人一脸,把他给吓呆了,T就趁机把他制服。

T拿着酒吧老板给的医药费和假期欢快的迈着步子回家。.

T一开家门就看到那人。

“你吃饭了吗?”T问。

见那人的视线落在了受伤的手臂上,T笑笑,拍了拍那人的手臂:“没事,我以前还受过更重的伤。”

T走到饭桌看到未动的饭菜,皱皱眉头,“不是说你先吃不要等我吗?我每天都这么晚回来。都凉了,我去热热,你等等。”

T把饭菜热好拿出来,那人坐在饭桌的椅子上看着T的外套。

“啊,我都忘了,今天老板给的医药费,两千八。你收着。”T把钱放到那人面前。“别这样嘛,你也知道我只会这个,我答应你以后我会注意不受伤。这次就原谅我好不好?”T亲了亲那人的额头,冰冷冰冷的。“你身子怎么这么冰?我们吃饭,然后你就洗个热水澡暖暖身子好不好?来。”

吃完饭,T收拾碗筷。T拿起面前几乎没动过的还装着满满一碗饭的碗,说:“你要吃多点,每天都吃这么少。我来收拾行了,你快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去睡吧。”T见那人不动,又说:“没事,伤口我自己处理就好了。我不是说你害怕,我知道你不害怕,第一次见的时候你就帮我缝合伤口。”那人仍站在那不动,T叹口气:“好,先把伤口处理了你再去。”

T坐在沙发上,拿出家里备着的医药箱开始疗伤。

T自己把绷带绑好,对那人说:“你看,好了。可以去洗澡了吗?”那人默默的走向浴室。

T看着那人进到浴室后开始收拾的工作。

碗筷收拾了,明天的饭做好了,卫生打扫了,澡洗了,全屋的窗帘拉了,天快亮了,T准备睡觉了。

T拉开冰冷的被子,躺到冰冷的床上,手臂环抱着那人,满足的睡了。

————————————————————————————————

不知道有没有人明白,就是这些都是T的自导自演,那人(刘助理)一直都没说过一句话。

为什么没有人剪T的CUT呢?

评论(2)
热度(13)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