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赵吏睁开眼,看着周围陌生却又十分熟悉的景色,又闭上眼睛。

赵吏刚把眼闭上就听到夏冬青恐怖的惨叫。

“啊,赵吏,救命啊,赵吏。”

夏冬青推开门,扑到赵吏的身上拼命的摇晃赵吏。

“赵吏,快起来啊。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造型啊。我们怎么了。”

“行了,青仔,这么紧张干嘛,既来之则安之。”赵吏被夏冬青弄得头晕脑胀,干脆起床。

“安什么,我后天还要考试,钱我都交了,不能退。参加补考还要交补考费,我不要花这冤枉钱。”

“你这小财奴,就知道钱钱钱。这么点钱一会就赚回来了。”

“那你把欠我的工钱、房租给我,冥币不要。”

“行了,出去看看吧。”

赵吏和夏冬青走出房间,发现他们是在一个客栈里。

赵吏拿起柜台上的报纸看,笑了笑:“有点意思。”

“什么?”夏冬青凑过去看那张报纸。

赵吏想了想,说:“冬青,帮我泡壶茶来。”

“啊?”夏冬青愣了愣,“哦。”

夏冬青到厨房给赵吏泡了一壶茶。

“冬青,把店里的账本给我。”赵吏一边喝茶一边指挥夏冬青。

夏冬青从柜台拿出账本给赵吏。

“不是,你什么意思?让我做这做那的。”

赵吏翻了翻账本,说:“冬青啊,你怎么知道这些东西放在哪?”

夏冬青想了想,“是啊,我怎么知道?”

“现在是民国26年。”赵吏指着报纸上的日期说。

“怎么回事,我们穿越了?还是说我们进了谁的脑洞。”

“都不是,我感觉不到任何法术灵力的气息,我的法力还在再加上你对这个地方的了解这几点来看,应该也不是进了谁的脑洞。”

“哎呀,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回去啊。赵吏,我们去找小娅吧。说不定小娅有办法。”

“你是不是傻啊?玄女在昆仑,再说了,玄女也不认识现在的你,能下来吗?”

“也是。”夏冬青瘫坐在椅子上接受现实。

“我出去看看。你在这别出去。”

“哎,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啊,我,我害怕。”

“那你有良民证吗?”

夏冬青翻了翻身上的口袋,拿出一本小东西。

“是这个吗?”

‘嗯。“赵吏点头,”走吧。“

二、

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也压抑。

夏冬青跟在赵吏后面东张西望。

”哈,有点意思。“

”什么。“夏冬青顺着赵吏的视线看去,看到一个乞丐摸样的男子。

”好久不见。“赵吏跟那个男子打招呼。

男子抬起头,迷茫的看着赵吏;”你认识我?“

赵吏笑了笑,”不认识。“

赵吏和夏冬青走回客栈。

”刚刚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是……“

”王文渊,好人,抗日分子,杀了不少混蛋。说起来这家伙真……难搞。他上一辈子当高不识本来是可以平平安安荣华富贵一辈子,却因为一个男人霍去病放弃那样的生活,跑到战场上厮杀。投胎时判官说他杀戮过多,要在寒冰池泡上三百年才能投胎。只是这样还好,可他非要等那个男人投胎之后才肯投胎,算是我们那的钉子户,弄了我们几百年不得安生。他这种人意志坚定,能做出什么很难想象。“

“你是说,是那个男人把我们弄到这的?霍去病我认识,名将,高不识是谁啊。”

“虽然不能百分百确认,但有百分九十能确认是他做的。也难怪你不认识高不识,历史上对他的记载很少。他是霍去病身边的一智将,专门为霍去病出谋划策,很得霍去病的喜爱。霍去病去哪都带上他,有什么好东西都分他一份,霍去病跟他在战地里同吃同喝同住。霍去病走了之后,他的生活就变得很艰难,大概是所谓的庙堂之争吧,没过多久他也走了,是我把他送走的。”

“你是说,他和霍去病的关系跟我们的是一样?”

“高不识和霍去病,王文渊和方天翼,他们从未对对方说出自己的爱意,可他们纠缠了两辈子。可惜,结局都不太好。”

“为什么,霍去病保家卫国,应该给他一个美好的结局啊。”

“杀戮过多啊,杀人就是杀人,那些判官可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杀人。霍去病上辈子就因为杀戮过多难投胎,好不容易投胎再为人,又因为杀戮过多,被判在刀山火海赎罪六百年。可怜高不识那个傻孩子,为了等他不肯投胎,结果优等胎没了,只能投个次等胎。苦了一辈子。现在主角一号到了,该轮到主角二号出场了。”

”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苦一点也没关系。“

”小冬青,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赵吏话还没说完,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赵吏伸头出去看,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物。

”主角二号来了。”

评论(1)
热度(11)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