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夏冬青从赵吏那知道了高不识霍去病、王文渊方天翼的故事。

高不识的上辈子是大好人,所以投了个优等胎。本可安安稳稳荣华富贵过一辈子的,因为爱上了霍去病,跟着霍去病出征杀敌,结果因杀戮过多,要在寒冰地狱泡上二百年才能再投胎。而霍去病上辈子就是因为杀戮过多难投胎,只能投个下等胎,辛辛苦苦过一辈子,如果他肯老老实实过一辈子的话。好不容易投胎了又杀戮过多,结果又受罚,要在刀山火海熬上三百年。高不识痴情,非等霍去病投胎之后再投胎。

这辈子他们也相遇了,他们一起暗杀了好多位高权重的日本人,获取许多重要的情报,为抗战做了许多贡献。可惜,这辈子的王文渊和方天翼没什么好结果。王文渊被人背叛死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方天翼在战场上战死。

”看到他们这样我觉得我们真的很幸运。“

“别胡思乱想,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想想怎么脱身。“赵吏揉了揉夏冬青的头发,”我刚跟方天翼聊过,他是来找王文渊的,王文渊的失踪让他crazy。我想我们要做的大概就是让两人见个面,好好聚一聚。我们要推动情节发展。”

“你确定?我还要回去考试呢。”

“行啦,考试什么的先放一边,先想想怎么活命吧,这可是随时会死人的时代。”

“那你打算怎么推动情节啊?”

“顺其自然。”

“什么?你什么都不做吗?赵吏,你给我说清楚。”

一大早,赵吏就让夏冬青出去找王文渊。他自己去找方天翼。

王文渊好找,他就在大街上。

“小兄弟,你说你认识我,可我问这么多问题你都答不上,你是不是骗我。”

“我没骗你,我是跟你不熟,可待会有一个很熟悉你的人来,你再等等。”

夏冬青拉住王文渊不让他走,赵吏出去大半天,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方天翼。再不回来,王文渊就留不住了。

就在夏冬青和王文渊拉拉扯扯的时候,赵吏和方天翼终于到了。

方天翼一见王文渊就冲上去抱住王文渊。

“你去哪了,南方局的人说你被炸死了,我不信,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死。我就知道,你小子还活着。以后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的视线,谁来要人我都不给。”

面对热情的方天翼,王文渊一脸惊讶。

“你怎么了?”察觉到王文渊的异常,方天翼询问道。

“你是谁?”

“你,王文渊,真的失忆了?”方天翼掏出手枪指着赵吏和夏冬青。“你们把他怎么了?”

赵吏把夏冬青挡在身后,嬉皮笑脸的说:“我们如果是坏人,你现在见到的就会是不会动的王文渊。”

“那你们想怎样。”方天翼仍举着枪,但态度上明显软化很多。

“想你们好好谈谈。我们出去。不当电灯炮。”赵吏拉着夏冬青走出去。


走到后院,赵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把自己的精气神全吐了出去,整个人很没精神。

"怎么了?“夏冬青问。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王文渊是我送走的,像你说的,他是好人,所以即使他犯了杀戒,他受罚之后还是可以投个好胎,有个幸福人生。可当他知道方天翼因为杀戮过多,不仅要受罚,还很难投胎,他把自己投胎的机会让给了方天翼。地府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地方,为了达成目的,王文渊跟冥王那个老王八蛋做了一笔交易。交易内容我不知道,可是跟那老王八蛋扯上关系一定没好事。我在想,他们没在一起王文渊都这样,如果,如果他们在一起了,为了方天翼,王文渊会做出什么?我们是不是改变了历史?”

“每件事都有利有弊,像小青和老白,像玫瑰栀子刘冲,他们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却永远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再看看方天翼和王文渊,他们两情相悦,就算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也够让他们……这些美好的回忆足以抵达千万悲伤。至于历史,你是经历过的人,你觉得少了方天翼王文渊我们会输吗?我们又不是没有打过日本人,豪姬还有他那个傻儿子,计划了几百年的大计还不是让我们用一小时想出来的小计给破坏了。他们的失败,我们的成功是必然的。”

“夏冬青,你知道你说的这些话很像网上那些廉价的鸡汤吗?”

“真理永远是最便宜的,谎言才是昂贵的。”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在街上看到豪姬了,估计她就是在这个时候知道我是摆渡人,知道摆渡人的存在。”

“我以为豪姬一直都知道。不是吗?”

“只有经过投胎轮回的灵魂才可能知道摆渡人的存在,豪姬又没经历过这些,怎么会知道。”

“也是。”

方天翼和王文渊从白天一直谈到晚上。如果不是王文渊肚子饿了的话,夏冬青估计他们要谈到明天晚上。

“来了,非常时期也没什么好菜,大家就将就将就一下吧。来,为我们这次神奇的聚会喝一杯。”

大家举起酒杯喝下一口酒。

赵吏又说:“不行,要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才够意思,来,喝。”说完,赵吏又往自己杯子里倒满就一口气喝完。

王文渊正要喝的时候,被方天翼拦下了。

“他喝不了这么多酒,我代他喝。”说完,方天翼就拿过王文渊的酒杯,把里面的酒全喝光。

说句心里话,这顿饭是夏冬青第一次觉得吏吏做的饭菜不好吃。这是夏冬青的经验之谈,和三个苦着脸的人一起吃饭,再好吃的饭菜也会不好吃。而且夏冬青还在担心着那上交了的考试费,心里塞塞的,也没什么心情吃。

支持着夏冬青把饭菜放进嘴里咀嚼的,是方天翼对王文渊的照顾。

王文渊好像有点挑食,可他又不好意思老夹同一道菜。方天翼看出这点直接把王文渊喜欢的那道菜挪到王文渊面前,特理直气壮。

夏冬青看得出,王文渊表面看似没什么,内心其实已经在哈哈大笑。因为在夏冬青还没和赵吏一起以前,遇到赵吏在外人面前这样照顾他,夏冬青的反应就是这样,偷乐。因为这样好像在说这个男人是我的,谁也别动。

这两人有戏。

夏冬青醒来,看到熟悉的天花板,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少爷,起来吃早餐啊。不是说要考试吗?不要钱了?”

夏冬青翻了个白眼,“没心情跟你闹。”

“臭小子,看了这个你就有心情了。”

赵吏把小10举到夏冬青眼前。

“这?”夏冬青一把抓过小10,反复看小10里的一段短短10秒的视频。视频里,方天翼抱着王文渊泡在水里。

“费老大劲才弄来的。我问过,他们依旧要受罚,不过,他们下辈子会相遇。”

“这样就好。”心事放下,夏冬青觉得肚子饿。“吏吏,我们去吃早餐吧。吃完你开车送我到学校。”

“是,我的少爷。”

……………………………………………………………………………………

啰哩啰嗦写了一大堆,不知道写的是方天翼X王文渊还是吏青。

本来是想写从吏青嘴里说出方天翼X王文渊的故事的格式文,可要两边兼顾好难写。

评论
热度(7)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