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常循环(四二)

二月红起床,洗漱后,换上昨天晚上备好,挂在床架上的衣服,提起一个小篮子,便出门了。

一路上,许多人和二月红打招呼。

“二爷,又去城外啊?”

“二爷,许久没听您唱戏了,您什么时候再唱,我一定去听?”

“二爷,最近天凉,要注意身体啊。”

二月红都一一点头回应他们,却没停下自己的脚步,和他们交谈半句。

到了目的地,二月红伸出手摸了摸石碑,顺便把石碑上的落叶扫落到地上。

“昨天师傅才帮你弄干净,今天你又弄得脏兮兮的,怎么这么顽皮。不乖。”

二月红放下手中的篮子,捡起落在地上的树枝,用这些树枝做成一个小扫把。二月红用这个小扫把将周边的落叶扫成一堆。

扫完之后,二月红从他带来的小篮子里拿...

重返时光(十二)

十二、抉择

屋里的场景,二月红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陈皮不着片缕的躺在屋里的床上,一只同样不着片缕恶心的肥猪趴在陈皮身上。

看到此情此景,这头肥猪想对陈皮做什么,不言而喻了。

二月红怒火中烧,冲上去就是一脚,把那头肥猪踢下床。那头肥猪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坐在地上大喊大叫。

“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你?唱戏的。来人啊。”

二月红用手掐住肥猪的脖子,狠狠的用力。

这头肥猪竟敢伤害陈皮。二月红要他死。

齐铁嘴反应慢了一步,等二月红掐住肥猪的脖子时他才认出,那头肥猪是与佛爷有许多生意来往的王老板的独子。因为是独子,备受家人宠爱,家里又有钱,作风行事难免无法无天。听说他十分好美色,没想到他...

重返时光(九)

九、计划

“红少爷,晚饭备好了,您看……”张家管家伏在二月红耳边小声说。

二月红对张家管家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张家管家便退下去了。

二月红扭头看皱着眉头睡觉的陈皮,心如刀割。

二月红本来是想到了佛爷家就让陈皮喝点安神汤,把陈皮哄睡下之后再去和佛爷他们商量事情。可陈皮离不开二月红。只要二月红稍一挪动,明明已睡着的陈皮会立马睁开眼睛盯着二月红看。陈皮是有多害怕才会这样啊。见陈皮这个样子,二月红也不敢走开让陈皮一个人呆着,干脆就一直陪在陈皮身边,直到现在。

二月红把陈皮叫醒,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陈皮不语,只是紧紧的抱着二月红。二月红直接将陈皮抱到张府饭厅。

刚到饭厅门口,张日山就跑...

重返时光(八)

八、起意

一声鸡啼把负责照顾陈皮的宋姐吓醒,宋姐马上查看陈皮的情况。

前天,陈皮养的小狗莫名其妙的死了。陈皮难过,抱着小狗的尸体不吃也不喝哭一整天。少爷又和老爷出门不在家,最后是老九门其他当家赶来才让陈皮平复下来。没想到昨天晚上陈皮发起高烧,管家不让请大夫,一晚上宋姐只好不断拿水帮陈皮擦身。接近天亮温度才降下来,宋姐暂时松一下。

“怎样,这小子死了吗?”管家走进陈皮房间。

“管家大人,陈皮少爷……”

宋姐话还没说话就被管家打了一耳光,“呸,一个乞丐也配叫少爷,出去。”

“管家大人,我要照顾陈皮少……”

“你就不用给这小子做饭煎药?”

在管家杀气腾腾的气压下,宋姐只好走出房间。...

复生/代价(4)【四二、微一八】

第五章

夜深寒冷,二月红睡不着,白天齐铁嘴的话让他十分在意。二月红想着反正睡不着便披上斗篷到外面走走。

这时二月红已经将所有的下人遣散,所以现在大大的红府里只有他一个人。

走着走着,二月红发现自己竟走到了陈皮的房间。准确的说,是陈皮以前的房间。

这个房间很特别,没有窗户,只有门口——铁门上有一个小小的,用来监视的小口。

这个房间本来是用来惩罚不守规则的族人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废弃不用了。陈皮刚拜师那会整个红府没一个人看得起他,以为他很快就会走人,就随便的把这个房间给了他。

二月红推门进去。

铁门因为很久没用,在推动它的时候发出了极其尖锐的声音。房间里地上铺着禾草,只有一个木箱子,床...

重返时光(七)

七、生辰

二月红刚刚踏进红府内院,管家便面带难色的迎了上来。

“陈皮怎么了?”

这两年红老爷逐渐把手上的事情交给二月红处理,二月红开始忙了起来。事情不难办,难的是如何办好事情同时保护好陈皮。虽然红老爷已经承认陈皮的身份,虽然陈皮已经进红府两年,可危险仍在,只是从明面转到暗面。二月红一不在,陈皮就会受到红府的人的欺负,不给吃不给喝打打骂骂栽赃陷害已是常事。二月红尽可能的把陈皮带在身边。但有些事,比如说下地,二月红无法带上陈皮,只能让陈皮留在红府,请其他八门暂时代为照顾。

这次外出办事刚好赶上陈皮生辰,二月红想给陈皮一件别致的礼物,就推迟两天回去。该不会就是这两天陈皮……

“少爷,不是陈...

重返时光(六)

六,出招

“陈皮这孩子来的蹊跷!”

说这句话的是红二老爷。而红老爷说这话的场合就在张大佛爷的府邸,九门当家人们聚会的日子。

听了红老爷这话的其余八人都不自觉的在心里翻了几个白眼。红少爷爱行蹊跷之事又不是今天才有的事。二月红能为了给仪花楼的姑娘出气,一掷千金包下整个仪花楼,几天几夜在仪花楼里和姑娘们玩捉迷藏。不要想歪了,就是脱光光的那种。二月红也能为得到五爷一条好狗而跑去三爷嫂子面前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弄得三爷有家归不得有气撒不得,只能将五爷家的好狗双手奉上,求饶。

长沙土夫子手艺向来不外传,陈皮这么一个外人按规矩是不可以成为二月红的徒弟。您红老爷选择在这样的一个场合说这句不过是暗示想借他...

重返时光(五)

竟然有人问起这文,还有人记得,就更了。

———————————————————————

五,补救

张大佛爷府的后门,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在吃力的搬着东西。

“呼……”二月红坐在装满他为陈皮买的玩具的大木箱子上,调整呼吸。

他爹见他决心与陈皮同生共死,就改变对策,对他实行孤立,他依旧可以使唤下人,但如果是为了陈皮使唤下人,下人不可以帮他,帮了都要挨一顿打。所以现在二月红只能自己搬运这些为陈皮买的东西。知子莫若父,红老爷清楚的知道如何让他儿子屈服。但他不知道,现在他的儿子不是那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小少爷,而是经历过生死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长沙名角,老九门的红二爷。

二月红再次查看他所带的东西,一...

复生/代价(3)【四二、微一八】

第四章(下)


齐铁嘴满意的看着张副官的脸从红到青,再到黑到白,心里暗爽。

不理在一边战战兢兢的张副官,齐铁嘴继续说:“在整个计划里有两点是我们没有料到的。一是陆建勋裘德考日本人的出现,二是新月饭店的尹老板利用这场拍卖会招女婿。原本我打算夫人和我和佛爷二爷一起去北平拿药时,陈皮到城外的小村庄休息。你们不知道啊,那段时间陈皮虚弱的如果长沙的风大点,他都可以上天了。但夫人病情变化太快,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如果夫人不跟着一起去,陈皮就必须陪在夫人身边,这样陈皮就得不到休息,得不到休息陈皮有可能会因失血过多加过度劳累,死。”

齐铁嘴说到‘死’这个字的时候,二爷轻微的抖了一下。他从...

重返时光(四)

忘了说设定了,补回来 

二月红16岁,陈皮四岁(最最软萌时期),齐铁嘴16岁,比二月红大3个月。二月红和齐铁嘴都还没当上当家。霍三娘16岁,比二月红小6个月,霍家当家。佛爷22岁,因为佛爷的父亲被上级调去前线打仗,就把当家的位置传给佛爷,佛爷和齐铁嘴已经在一起,只是碍于齐铁嘴的爹才转为地下情的。老九门其他人没变,基本按书里设定。

 
四、转变

二月红从白天等到黑夜,再从黑夜等到白天。等了一天一夜,张家亲兵终于来了。

“红少爷,我家长官说陈皮已经被救出来了,受了点伤,暂时留在张府休养,我们会请最好的医生照顾陈皮的。请不用担心。”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二月红挣扎着起...

1 / 2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