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啊

风闻(四二)

长沙城里最大的酒家的雅间里。

“这孩子我请了长沙城最好的老鸨调教他,虽然还是个雏儿,但伺候人的功夫绝对不差。”

“是吗?呵呵。”

二月红一边和胖老板打着哈哈,一边注意着大街上的动静。

刚才他和胖老板在街上拉扯的时候,有不少人看到。算算时间,这会那人应该已经收到消息,赶着过来了。

丫头走后一年,就有人以担心他二月红没人照顾为借口,隔三差五的给他送人。每次二月红都婉拒。二月红也想不明白,他红家是长沙城里有名的大户人家,府里几十个奴婢,堂口里还有几百个兄弟,他们为什么会觉得他没人照顾?当然,二月红心里明白他们口中的照顾不是普通意义上照顾。

拒绝的次数多了,就开始有传言,说他二月红是梨园中...

如常循环(四二)

二月红起床,洗漱后,换上昨天晚上备好,挂在床架上的衣服,提起一个小篮子,便出门了。

一路上,许多人和二月红打招呼。

“二爷,又去城外啊?”

“二爷,许久没听您唱戏了,您什么时候再唱,我一定去听?”

“二爷,最近天凉,要注意身体啊。”

二月红都一一点头回应他们,却没停下自己的脚步,和他们交谈半句。

到了目的地,二月红伸出手摸了摸石碑,顺便把石碑上的落叶扫落到地上。

“昨天师傅才帮你弄干净,今天你又弄得脏兮兮的,怎么这么顽皮。不乖。”

二月红放下手中的篮子,捡起落在地上的树枝,用这些树枝做成一个小扫把。二月红用这个小扫把将周边的落叶扫成一堆。

扫完之后,二月红从他带来的小篮子里拿...

重返时光 (十三)

丫头

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大致上和二月红记忆中的过去雷同。

红老爷身体越来越差,终于还是在这年的秋天走了。

他二月红坐上了当家的位置。

陈皮为了帮二月红巩固地位,下地,挖了几个大墓和接管了码头的生意。

虽然二月红非常不想陈皮接触这些,但盗墓还是红家的主业,陈皮毕竟是他二月红,红府当家人的徒弟,如果陈皮完全不会做盗墓的活,实在是难以在红府立足生存。而且考虑到日后的战事,二月红想如果将来要逃到国外去的话,现在让陈皮掌握住码头会比较好。

一切都很顺利,现在只有一件事让二月红烦恼。

丫头。

二月红怎么找都找不到丫头。

二月红曾去过他记忆中丫头摆摊的那条街和丫头家找过丫头,可不管是街上的人...

有感而发+点梗

最近很多人跟我说,早点睡身体好。

我当然知道早睡对身体好。

我也想早睡啊。

晚睡我也是会累的。

可是对于我这个脑洞极大,想写几个字的人而言,夜深人静就是写东西的最好时间,也是文笔最好的时间。

白天总是很吵,小孩的欢笑声、猫狗的叫声、人们的交谈声、汽车的行驶声。白天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打断思路。

写东西最好是有灵感时一气呵成,最忌讳就是断断续续。

所以、晚上是最好的。

+++++++++++++++++++++++++++++++++++

因为2017年6月全月我都得到了红红的爱心,所以决定来一次点梗活动。

时间从2018年6月1日12点开始至2018年6月2日12点结束,时间...

重返时光(十二)

十二、抉择

屋里的场景,二月红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陈皮不着片缕的躺在屋里的床上,一只同样不着片缕恶心的肥猪趴在陈皮身上。

看到此情此景,这头肥猪想对陈皮做什么,不言而喻了。

二月红怒火中烧,冲上去就是一脚,把那头肥猪踢下床。那头肥猪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坐在地上大喊大叫。

“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你?唱戏的。来人啊。”

二月红用手掐住肥猪的脖子,狠狠的用力。

这头肥猪竟敢伤害陈皮。二月红要他死。

齐铁嘴反应慢了一步,等二月红掐住肥猪的脖子时他才认出,那头肥猪是与佛爷有许多生意来往的王老板的独子。因为是独子,备受家人宠爱,家里又有钱,作风行事难免无法无天。听说他十分好美色,没想到他...

红海棠

“二爷,二爷。”

二月红刚从码头收租回到家,管家便小跑着过来找他。

“什么事?”二月红停下脚步,回头询问管家。

“二爷。”管家的声音发着抖,面如死灰,像是非常害怕,他的眼睛向左右两旁看了看,像是在确认什么。

“这几日,二爷不在家,家里发生了一些怪事。”

二月红眉头一皱,问道:“都发生了什么事?”

“二爷书房里的纸张有被人乱动的痕迹,负责打扫二爷书房的婢女们,都说在打扫书房的时候听到怪声。而且她们从书房出来后都会腹泻。”管家把手放在嘴边,压低声音说:“大家都说,家里之所以会发生这些怪事,是不是进了些不干净的东西,是不是需要请个师傅来做些事。”

听了管家的话,二月红只觉得好笑。他们家...

2月点梗

因为2017年2月全月我都得到了红红的爱心,所以决定来一次点梗活动。

时间从2018年2月1日12点开始至2018年2月2日12点结束,时间过了再点梗不算!!

CP有:邰方、林秦、叶傅、四二、等茗、友卯(河神)

题材、情节可随意定。

没有驾照不会开车。

文笔不好只能保证会尽心尽力写。

估计不会有人来点吧😄!


复生/代价(结局)【四二、微一八】

几十年后,二月红寿终正寝。他的徒弟解语花按照他的意思把他葬在矿洞里。

那本齐铁嘴从陨洞带回来的残籍里记载了一个很有意思故事。说在宋朝,有一个人与他的妻子十分恩爱,他妻子因病早逝,那个人十分悲痛,每天都到妻子的坟前倾述思念之情。数十年如一日。一天,那个人回到家竟看到他那早逝的妻子在家等他吃饭。本来已经死去多年的妻子就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音容、行为和以前如出一辙。这个人的妻子就葬在陨洞旁。

根据齐铁嘴的判断,陨铜拥有神奇力量,可以把人的思想具象化。那个人数十年里每天都到陨洞那倾述他对妻子的思念,陨洞吸收了这些信息便把他的妻子具象化了。

虽然陈皮的情况和那个人的有点不一样,陈皮的魂体都作为丫...

复生/代价(5)【四二、微一八】

当佛爷进到帐篷时看到的就是这样怪异的三角对立的光景。

齐铁嘴一脸懊恼的蹲在一角;二月红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尹新月坐在二月红对面的椅子上拿着一本残籍,专心致志的看着。

“老八,你没事吧?”佛爷走过去扶起齐铁嘴,仔细的上上下下查看一番。

“别碰我。”齐铁嘴推开佛爷,把头扭向一边不看佛爷。

佛爷见人没事也就没多说什么。

“既然人齐了,我们就开始谈正事吧。齐八爷,你白天没讲完的那个故事,是你自己把它讲完,还是我帮你把它讲完。”尹新月将手里的残籍随手扔到她手边的桌子上说。

“尹小姐,你小心啊,这本书不能有什么闪失啊。”齐铁嘴见尹新月如此粗暴的对待那本残籍,忍不住说:“你一定要这样做吗?这样对...

重返时光(十)

十、除害

铲除了管家,接下来就要解决他留下的党羽。

首先,二月红把管家安插在库房、账房、伙房和门房【门房是管理侍卫的地方】的四个手下以‘中饱私囊’和其他一些鸡零狗碎的罪名赶出红府。要不是时间紧迫,二月红真想拉他们到族人面前,一一细数他们所有的罪名,让他们为之前虐待陈皮付出代价,也让红府里所有人知道,陈皮不是你们可以随便欺凌的对象。

然后,二月红把管家的妻子儿女安排到红府别院工作,这样既保证他们没办法接近陈皮又能就近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最后,二月红将红府里所有能够接近陈皮的人都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凡是之前帮过管家虐待陈皮的或者有异心的,全部走人。只有对陈皮好的才能接近陈皮。

一番整治下...

1 / 3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