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试着把两对混在一起写。

视频:【我不是妖怪】腐向cp林子文&阿破,高甜撒糖虐狗向{可爱颂}

┄┄┄┄┄┄┄┄┄┄┄┄┄┄┄┄┄┄┄┄┄┄┄┄┄┄┄┄┄┄┄┄┄┄┄┄┄┄┄┄

当陈可破知道有两个人要住到林子文的医馆里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人已经住进去,反对无效。

陈可破站在医馆对面打量那两个人。

短头发,带眼镜,穿着白衬衫黑西装裤,一脸无害的叫刘风,这个人跟他的长相一样,完全无害,没什么威胁,可以忽略。林子文的视线最多只在他身上停留30秒。

最大的问题是那个叫谢陆的。留着一头非主流的长发,穿着像个酒吧歌手,长着一张一看就知道专骗无知少女的帅脸,最讨厌...

第一次【我不是妖怪】

阿破跟林子文的第一次不是那么的美好。

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

那天林子文穿了一个比较宽薄透的短T。林子文在和阿破说话的时候不小心把好看的锁骨漏了出来。

阿破看了就上去搂着林子文的脖子种草莓。

其实阿破没想做什么,就是林子文那脖子那锁骨看上去太好吃了,他忍不住嘴。可那暧昧的喘气声和含糊不清的“额”声刺激着阿破。不知不觉的阿破已经把林子文的上衣扒了。

草莓从脖子种到林子文肚脐上面,林子文觉得自己像被一只粘人的小狗舔着,突然笑了。

阿破放过林子文的肚脐,改咬林子文的嘴唇。

亲吻大概是林子文最喜欢的,两人的唾液互相交换,可能这是他唯一能标记阿破的方式。想到这里,林子文的身体不自然的动了动。...

《我不是妖怪》陈可破x林子文(片段灭文法)

油炸

由于红夜女太久没吃'饭',脾气有点暴躁,何安忆便提供阿破给她当出气筒。红夜女就趁机实施自己一直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油炸阿破。

“师姐,我不是说他的事我会看着办吗,你为什么要插手。”

林子文得知此事后想把被炸的面目全非的阿破捞上来,可他只是个普通人类,面对滚烫的油锅一时也没办法。

“师弟,你听我说,他是……师弟,你……哭了?”

“陈可破,你混蛋,你说你死不了的,现在死在别人手里,你……你说话不算话,我讨厌你。”

林子文边哭边说。

“别,我没死,我还在呢,别哭了,乖。”

光溜溜的阿破从油锅里冒出来,用红夜女用剩的吸油纸擦干净身体后就去安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林子文。

“看,...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