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凉星)

有贺凉提着一桶水来到了森林。

森林最里面有一株百合花,是有贺凉毕业的时候种下的。本来以为这花会活不成,会像那个人过早的凋零。没想到百合不仅活下来,还开花了。

凭着良好的视力,有贺凉远远的就看到百合花所在地那有一团白。起初有贺凉还想百合花原来可以长的这么大。后来走近一看才发现那团白是个穿着白色和服的小女孩。

尽管有贺凉对衣物材质不是很了解,但看小女孩身上和服那繁杂华丽考究的花纹,估计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

“你好,我叫龙子。”小女孩笑咪咪的对有贺凉说。

有贺凉想她大概是哪个高层的亲戚小孩,便对她微微点点头,算回应了对方。

“这是麝香百合,又叫复活节百合,花语是高贵,纯洁。正好对应你...

这个时间还有人没睡的吗?

是睡不着吗?

那要不要听我说故事?

以下所有都只是我的一个梦,与现实毫无关系,请勿对号入座。

————————————————

“医生,听人家说梦是记忆的延续,是真的吗?”

“那要看你梦到的是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这对话发生在一个天气很好,晴朗的下午。

我的病人,染谷俊之,正在对我述说他的梦。当时他因为两年六个月前的一次车祸失去所有的家人和所有的记忆,正在我这里做康复治疗。

“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男孩,用很悲伤的表情看着我。我想对他说别难过,可我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只能看着他,看着他,然后几个黑影闪过,我就醒了。”

“那个男孩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能不...

别扭的爱

Sakura上一个任务完成后,在等待下一个任务期间一般都会住到church宿舍三楼。可有贺凉并没有住进那里,而是去了东京市郊的一间他偷偷置办的别墅。

没有任务的Sakura是free的,去哪里做什么,只要不危害到church,都不会有人管。所以有贺凉这样做并不算违规。

不过church里有很多人都觉得有贺凉可以这样不仅因为他是“第三黑暗”的幸存者,没有什么亲人朋友,不怕被人认出来,还因为他是church史上第一个唯一一个没有弥赛亚,单独一个人成功毕业的Sakura。

有贺凉先是仔细检查一下别墅的周边和内部,确定没有监视和入侵才拿卡刷开地下室房间的门。

那是一间全白没有任何杂色的房间。房...

三次KISS(弥赛亚)

有贺凉和间宫星廉曾经有过三次KISS。

第一次是在他们成为弥赛亚刚好期满五个月的时候,是一个不怎么样的KISS。

有贺凉和间宫星廉被敌人逼到悬崖边,走投无路的他们选择跳海逃生。

每次回想起这件事,有贺凉都会无比庆幸自己有一个回头看间宫星廉的习惯。

原来间宫星廉不会游泳。

有贺凉拼尽全力把间宫星廉拖上岸,那时间宫星廉已经昏迷了。

有贺凉连忙对间宫星廉进行急救。

因为太着急了,所以有贺凉根本记不得当时他的嘴唇覆上间宫星廉嘴唇的感觉。

事后,有贺凉回想,好像那时候不仅嘴唇碰上了,舌头轻轻的也碰了一下。

第二次是在有贺凉和间宫星廉的房间里,一个安慰性质的KISS。

从海边回来后,有...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