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常循环(四二)

二月红起床,洗漱后,换上昨天晚上备好,挂在床架上的衣服,提起一个小篮子,便出门了。

一路上,许多人和二月红打招呼。

“二爷,又去城外啊?”

“二爷,许久没听您唱戏了,您什么时候再唱,我一定去听?”

“二爷,最近天凉,要注意身体啊。”

二月红都一一点头回应他们,却没停下自己的脚步,和他们交谈半句。

到了目的地,二月红伸出手摸了摸石碑,顺便把石碑上的落叶扫落到地上。

“昨天师傅才帮你弄干净,今天你又弄得脏兮兮的,怎么这么顽皮。不乖。”

二月红放下手中的篮子,捡起落在地上的树枝,用这些树枝做成一个小扫把。二月红用这个小扫把将周边的落叶扫成一堆。

扫完之后,二月红从他带来的小篮子里拿...

重返时光(十二)

十二、抉择

屋里的场景,二月红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陈皮不着片缕的躺在屋里的床上,一只同样不着片缕恶心的肥猪趴在陈皮身上。

看到此情此景,这头肥猪想对陈皮做什么,不言而喻了。

二月红怒火中烧,冲上去就是一脚,把那头肥猪踢下床。那头肥猪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坐在地上大喊大叫。

“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你?唱戏的。来人啊。”

二月红用手掐住肥猪的脖子,狠狠的用力。

这头肥猪竟敢伤害陈皮。二月红要他死。

齐铁嘴反应慢了一步,等二月红掐住肥猪的脖子时他才认出,那头肥猪是与佛爷有许多生意来往的王老板的独子。因为是独子,备受家人宠爱,家里又有钱,作风行事难免无法无天。听说他十分好美色,没想到他...

重返时光(九)

九、计划

“红少爷,晚饭备好了,您看……”张家管家伏在二月红耳边小声说。

二月红对张家管家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张家管家便退下去了。

二月红扭头看皱着眉头睡觉的陈皮,心如刀割。

二月红本来是想到了佛爷家就让陈皮喝点安神汤,把陈皮哄睡下之后再去和佛爷他们商量事情。可陈皮离不开二月红。只要二月红稍一挪动,明明已睡着的陈皮会立马睁开眼睛盯着二月红看。陈皮是有多害怕才会这样啊。见陈皮这个样子,二月红也不敢走开让陈皮一个人呆着,干脆就一直陪在陈皮身边,直到现在。

二月红把陈皮叫醒,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陈皮不语,只是紧紧的抱着二月红。二月红直接将陈皮抱到张府饭厅。

刚到饭厅门口,张日山就跑...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