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情人x一年生(下)

Golf突然站起来引起全场人的注意,也包括Bank。但bank的眼神,带点好奇几分探究,就像看个陌生人。学长叫golf坐下去,golf不理,想走向bank,几个学长把他压住。大当家arthit学长跟bank说了几句话,bank点点头,走了。golf想追,却被学长压的更紧。之后golf被arthit学长说不守规矩,罚跑操场100圈。golf一边心里想着事情,一边跑,竟跑完了100圈。

   “ward,够了!”kongphop和他的朋友拦着Golf。

   “ward,你怎么了?”m问。

    “没事。”golf拍拍Kongphop肩膀。“kong,你知道今天那个和arthit学长说话的那个人是谁吗?”

  “哪个?arthit学长今天和很多人说话啊。”

     “就那个笑起来很可爱,看起来很温柔的那个。”见kongphop还是想不起,golf急了“就是我站起来之后和arthit学长说话的那个。”

    “哦,mike学长,他是大二的。”

  “听说他是arthit学长的弟弟,所以有特权,集训的时候可以干自己的事,不用随大队。”m把自己打听到的小道消息告诉golf。

    Golf心里有很多疑问,为什么bank会在这里?为什么bank会成了arthit学长的弟弟?为什么bank不认识他?为什么爸妈要骗他bank死了。

   Golf知道有一个人能解答他这些问题。

  五

   这个星期五是佛诞节,学校放假三天,golf打电话回家,告知家人他会什么时候回家。接电话的是姑姑,姑姑趁机跟他提起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事,golf敷衍的应着。

    自bank走后,姑姑给golf介绍过两个女孩,都是好女孩,只是golf的心已经被bank填满,再放不下其它人。所以每次golf都会去见面,认真的给女孩说明自己的情况,两个女孩都被golf的经历感动,都表示支持。一直到现在姑姑仍认为是bank勾引了golf,golf只是一时意乱情迷,golf之前没有恋爱经验,所以才会被bank骗了,只要给golf介绍个好女友golf就会变正常。对于姑姑这种想法,golf没什么想法,对不懂得爱的人你能说什么?姑姑根本不相信世上有至死不渝的爱情。当年姑姑能嫁给姑父是因为姑父的爱人出车祸死了,姑姑趁虚而入和行尸走肉的姑父结婚。结婚之后姑姑十分得意,到处炫耀自己的手段,有一段时间姑姑在朋友面前十分风光,可惜好景不长,婚后两年姑父就自杀了,遗书上写明他不能再过这种自欺欺人的生活,他要去找他的爱人。golf理解姑父这样的想法,bank走后他也曾想随他而去,因为独活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回到家,最先出来迎接他的是弟弟min。golf放下手里的东西将min抱起,min一边呵呵呵的笑,一边跟golf说话。golf每次看到min都会有一个错觉,他身上有着一半爸爸的dna,bank身上有着一半他妈妈的dna,而min身上有着一半他爸爸的dna和一半bank妈妈的dna,感觉Min就像是他和bank的孩子。他也知道这样的想法很可怕很不应该,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golf。”他的继母从屋内走出来迎他。自从bank走后,这个美丽的女人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以前她站在爸爸身边像妹妹,现在像爸爸的阿姨。

    妈妈从golf手里接过min“min没给你添麻烦吧。”golf摇摇头,拿起行李回房。

   房间一点都没变,他走的时候东西怎么放的现在就怎么放,只是放着他和bank的合照的相框被放倒了,估计是妈妈进来打扫的时候怕睹物思人就把相框放倒。golf拿起相框看着里面笑靥如嫣的bank,一时陷入过去的回忆。

   六

    等golf收拾好东西下楼时,爸爸已经回来了,min大概是玩累了在沙发上睡。爸爸见golf下来了,就想叫醒min,大家一起吃饭。全家人一起吃饭是bank走后爸爸的一个坚持。失去才知道团聚的珍贵。

    “爸,等等,我有事要说。”golf阻止爸爸叫醒min。

   让保姆把min带回房间,golf把手机里的偷拍照片给爸爸妈妈看。看了照片爸爸妈妈都露出害怕的神色。

   “爸爸妈妈,照片上的人是我学校大二的学长,请你们老实告诉我,bank是不是没死,这个人是不是就是bank?你们告诉我真相好吗?”

   爸爸妈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告诉他吧。”爸爸说。

    十五年前,bank的爸爸曾经捐过一半肝脏给一个人。所以两年前,当医生说bank的肾不行,需要换一个肾的时候,妈妈就想到那个人。幸好那个人一直都念着bank爸爸的恩,接到电话就马上赶来。跟妈妈想的一样,那人的肾适合bank,移植手术很成功。但妈妈没有想到,那人的儿子爱上bank,在他的请求被妈妈拒绝后,那孩子竟把bank偷走。更让妈妈没想到,那孩子为了逃避警方的追捕竟开车撞进加油站。之后警方跟爸爸妈妈说在那样的情况下,人能活下来的机率很小,而且还在车子里找到了bank的dna,基本上可以判定……本来爸爸妈妈他们不想放弃的,谁想那时Golf这边又出了点事,所以爸爸妈妈干脆跟golf说bank死了,好让golf安心去国外休养。

   七

   知道了一半真相,是时候知道剩下的那一半了。

   arthit反复看了Golf带来的一堆证据,又问了几个关于mike的私密问题,见golf对答如流才暂时放下怀疑。

   “如果你和mike真的是情侣,有件事我想先跟你说,mike失忆了。以前的事mike都不记得,他只有这前年、去年和今年这几个月的记忆。”

  “mike确实不是我亲弟弟,是我家养子。两年前我们一家人去寺庙参拜的时候发现他一个人晕倒在寺庙里的一棵大树下。我们见他身上有伤身边又没人就把他送医院了。因为我们是第一发现人,我们就把家里的电话留给医院。其实那时候我们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谁知道几天后我妈妈接到医院电话,说警方找不到mike家人,估计mike就是被家人遗弃的,mike又失忆,所以mike的情绪有点不太好,医院想让我们去开导一下mike。我妈妈觉得我们能在寺庙找到mike是佛祖的指引就去医院照顾mike,反正她很闲。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妈妈就喜欢上了mike,其实不只我妈妈,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mike。后来我们看mike的家人一直都没消息,就收养了mike。我说其实mike就是被你们遗弃的吧。我们这边也有在报纸和网络发布消息,只要你们注意一下就可以找到mike。现在找过来是另有目的吧。我告诉你,mike有我们保护别想搞小动作。如果只是单纯看看Mike,那我可以告诉你Mike在我们的保护下过得很好,最起码比在你家时要好。Mike都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你就让他和你都重新开始吧。”

arthit的话让golf很难过。一直以来都是golf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顾及过bank的感受。他答应去美国是希望能给大家一个冷静的机会,bank却因此自暴自弃和Tom混在一起。他想利用形婚来得到和bank一起的机会,却低估了bank对他们爱情忠诚的要求。他和bank会变成今天这样,与人无尤,全是自作自受。

“Mike学长,我来帮你吧!”

“谢谢!你是……”Mike看了看学弟胸前的名牌,“ward?”

“是的,Mike学长。”ward扬起大大的笑脸。

arthit在远处看着聊得很开心的Mike和ward,心情十分复杂。他知道总有一天Mike的家人会来找Mike,如果Mike的家人要遗弃他又何必为他做移植手术?那天跟ward说的话有一半以上是气话,他替Mike感到不值,他们怎么能这么不小心,那种时候他们怎么可以不时时刻刻陪在Mike身边让坏人有机可乘?他们难道不知道Mike胆子有多小?他们怎么舍得,他就舍不得他要保护Mike。所以他对ward说那些冷嘲热讽的话语,是希望ward能知难而退,不要纠缠Mike。可ward却十分坚定的告诉他:“如果bank不记得以前的事,那我就和他制造新的回忆。如果他想做Mike,我就做ward。如果他愿意接受我,我们就在一起,我不会再放手。如果他不接受我,我就做他的学弟,守在他身边。如果他不愿见我,我就做他的影子,如影随形但不打扰他的生活。我什么都可以做,只要是他想要的。”话说到这份上他还能说什么。从大一开始就有不少人明着暗着追求Mike,可Mike一概装傻委婉的拒绝人家。Mike总是和别人保持着恰当的距离,arthit就没见过有人能离Mike这么近,或许他应该再看看。而且他现在自己也是一身麻烦啊。

“arthit学长。”看,麻烦来了。kongphop那张傻脸看着就烦。

临跑之前arthit回头看了一眼Mike和ward,Mike开心的笑脸给了他在大太阳地下奔跑的动力


我不知道写了什么,废话一大堆,勉勉强强结了尾。

第七集哥哥和滚哥那暧昧的气氛是什么鬼啊!!

评论
热度(12)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