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试着把两对混在一起写。

┄┄┄┄┄┄┄┄┄┄┄┄┄┄┄┄┄┄┄┄┄┄┄┄┄┄┄┄┄┄┄┄┄┄┄┄┄┄┄┄

当陈可破知道有两个人要住到林子文的医馆里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人已经住进去,反对无效。

陈可破站在医馆对面打量那两个人。

短头发,带眼镜,穿着白衬衫黑西装裤,一脸无害的叫刘风,这个人跟他的长相一样,完全无害,没什么威胁,可以忽略。林子文的视线最多只在他身上停留30秒。

最大的问题是那个叫谢陆的。留着一头非主流的长发,穿着像个酒吧歌手,长着一张一看就知道专骗无知少女的帅脸,最讨厌的是他还带着一个“全亚洲最有美感的杀手”的头衔,引得林子文跟在他身边围着他转。看到就烦。

林子文林子文,你好歹也有个“亚洲第一杀手”的称号,在某人面前别表现的像个小粉丝似的可以吗?

陈可破怒气冲冲的走进医馆,大吼一声:“看病。”

林子文回头瞄他一眼,无情的说:“陈可破,你看什么病。你有什么问题自杀一次不就解决了吗?”

“我真的很难受。”陈可破加大声量企图吸引林子文注意。

“滚。”林子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不。”陈可破赌气坐到医馆的椅子上。

林子文不理陈可破,继续缠着谢陆问问题。

“偶像,在天阳市那单你是怎么做的?我听说那些人用了铁桶战术,把人保护的滴水不漏。”

“没什么难,他有个秘密情人……”

谢陆话说一半就被打断,刘风不小心把一抽屉的药草打翻在地。

“有没有事?”谢陆拉起蹲在地上捡草药的刘风,细细观察。

“没事,我……不好意思。”刘风甩开谢陆的手走出去,谢陆追上去。

林子文想跟上去,被陈可破制止。

“人家两囗子的事你凑什么热闹,人家心里没你,放弃吧。”

“陈可破你说什么,让开,别找死。”

“你杀得了我吗?杀得了就来啊。”陈可破得意洋洋的说。

陈可破本想用这话激怒林子文,让林子文听了这话不但没怒反而down了下去。

“我知道,我没用,没本事杀得了你,不用你提醒。我要关门,你走吧。”

效果与想象的不一样,陈可破慌张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会说话,你不要这样,你很棒,你是亚洲第一杀手,是我太变态,我太难杀我的错。”陈可破紧紧抱住林子文不断的道歉。

林子文没有挣扎,就让陈可破这样抱着他。“你脑残,人家只是业务交流,想增长点见识,学多点东西,看能不能找到别的杀你的方法。吃什么醋。真丢人。”

“对对,我就是脑残。”总算把林子文的目光吸引回自己身上,陈可破松了口气。

谢陆拉住刘风,“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你们刚刚说的让我有点……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我会学着接受,不会拖累你的。”

“你不用这样委屈隐藏自己,你不需要这样。我们在一起,没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在我面前怎样都可以,在我面前你只需要将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让我知道,我想了解你,了解真实的你,现在对我来说你最重要。杀人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主人让我做我就去做。我不以它为耻也不以它为傲。你不喜欢,我不会再做,你想我怎样我就怎样,我听你的。”

刘风感动的抱住谢陆,“你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以前真的没有交过男女朋友?”

“吓?”

宠物店老板拉着狗狗经过两对傻CP。

“什么?你说虐单身狗?”

老板看看狗狗再看看自己,赞同点头。

评论
热度(11)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