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生/代价(4)【四二、微一八】

第五章

夜深寒冷,二月红睡不着,白天齐铁嘴的话让他十分在意。二月红想着反正睡不着便披上斗篷到外面走走。

这时二月红已经将所有的下人遣散,所以现在大大的红府里只有他一个人。

走着走着,二月红发现自己竟走到了陈皮的房间。准确的说,是陈皮以前的房间。

这个房间很特别,没有窗户,只有门口——铁门上有一个小小的,用来监视的小口。

这个房间本来是用来惩罚不守规则的族人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废弃不用了。陈皮刚拜师那会整个红府没一个人看得起他,以为他很快就会走人,就随便的把这个房间给了他。

二月红推门进去。

铁门因为很久没用,在推动它的时候发出了极其尖锐的声音。房间里地上铺着禾草,只有一个木箱子,床和桌子椅子这些家具摆设一件都没有。连一间像样的房间都没有,可见陈皮在红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二月红打开木箱子,看着里面的东西,忍不住流下几滴泪水。木箱子里装的是他以前的玩过的小玩意,都是他玩腻了随手扔给陈皮的,没想到陈皮都好好收着。

二月红收拾好情绪走出房间,却发现大厅的灯亮着。是谁?

二月红赶到大厅,看到了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的人。

二月红上前一步向那人行了个礼,“尹小姐。”

二月红心里奇怪尹新月的举动,深夜到访是为何事?

尹新月优雅的喝了一口茶,说:“新月有个坏毛病,听故事一定要听完整,只听一半晚上睡不着。我想二爷应该和我一样,就过来请二爷与我一同听完这个故事。”

“尹小姐,你这是……”

“来人,请二爷上车。”尹新月话音未落便有几个棍奴手持毒棍从暗处走了出来。二月红见这样也只好跟着尹新月上车。

车子并没有往齐铁嘴的家去,反而去了城门口。

二月红疑惑的瞄了瞄坐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优雅的喝着茶的尹新月,心里默默的想‘真不知道佛爷为什么要娶这个女人,是被北平的风沙蒙了眼吗?老八多好啊。虽然有点神神叨叨的,可事事以佛爷的安危为先,处处为佛爷着想。老八哪里比不上这个娇滴滴的小姐?’

正当二月红越想越远的时候,一个听奴在尹新月耳边说了几句。尹新月点了点头。

“二爷。主角到了,我们去迎接他吧。”

二月红跟在尹新月后面走到一个转角,那有两个人,一个蹲着一个站着,走近一看,蹲着那个是齐铁嘴。

“小姐。”站着的那个是棍奴,见尹新月来了先鞠了个躬,“小姐请看,这里的砖块是可以取下来的,他就是想从这里出城。”棍奴边说边把墙上的砖块取下。

尹新月挥了挥手,让棍奴退下。

“齐八爷,你要出城跟启山说一句就行了,何必这么偷偷摸摸呢。你和启山这么好的兄弟开个城门这么小的事他一定会答应你的。我是他妻子,我了解启山。”

刚刚,二月红对尹新月的厌恶加深了几分。老八好歹也是老九门的人,尹新月什么东西,凭什么在老八面前耀武扬威的。

二月红把齐铁嘴扶起来,问:“没事吧?”

“没事。”齐铁嘴摇摇头。

“老八,你这是……”二月红看着齐铁嘴脚边的大包小包。

“来人啊,把两位爷请回去。”

尹新月的请跟押没什么差别。


回到帐篷,尹新月让人把二月红和齐铁嘴按在椅子上。

“二位,新月不过是想把故事听完,没什么恶意。只要二位乖乖配合,我尹新月保证不为难二位。”

二月红心想’你尹新月是什么东西,这里是长沙老九门的地盘,敢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

虽然二月红这么想,但他毕竟是个男子,又是一家之主,与一女子争长计短有失身份,他便不做什么回应,只是坐在椅子上喝茶。

齐铁嘴则在一旁咬牙切齿,像是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尹小姐,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齐八爷,你不觉得二爷这样被蒙在鼓里很可怜吗?”说完,尹新月意味深长的看了二月红一眼。

二月红疑惑的来回看齐铁嘴和尹新月,“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

评论(3)
热度(27)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