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时光(十)

十、除害

铲除了管家,接下来就要解决他留下的党羽。

首先,二月红把管家安插在库房、账房、伙房和门房【门房是管理侍卫的地方】的四个手下以‘中饱私囊’和其他一些鸡零狗碎的罪名赶出红府。要不是时间紧迫,二月红真想拉他们到族人面前,一一细数他们所有的罪名,让他们为之前虐待陈皮付出代价,也让红府里所有人知道,陈皮不是你们可以随便欺凌的对象。

然后,二月红把管家的妻子儿女安排到红府别院工作,这样既保证他们没办法接近陈皮又能就近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最后,二月红将红府里所有能够接近陈皮的人都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凡是之前帮过管家虐待陈皮的或者有异心的,全部走人。只有对陈皮好的才能接近陈皮。

一番整治下来,整个红府就有三分之一的人被赶走,三分之一的人被调到其他岗位,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够躲过一劫。

动静实在太大了,有好几次红老爷都劝二月红能放一马的就放他们一马。可是每次红老爷都会被二月红手里的实证怼回去。红老爷是当家,怎么可能对手底下那些人所做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一些小违规就没必要追究。大家都是为财而聚集在一起的,管的太严怕会物极必反,只要不触及自己和儿子的利益红老爷就会当做看不见。这是红老爷的做法,他也是这样教导他的儿子。但当红老爷看到二月红手里的那些证据,他才明白二月红与他已经有了很大的分歧。

红老爷知道二月红做这些都是为了陈皮,他真没想到二月红会为陈皮做到这种程度。刚开始二月红捡陈皮回来时他没多想;之后二月红说要收陈皮做徒弟时他也觉得二月红只是在玩;直到那次陈皮溺水二月红拼了命去救陈皮,他才发现二月红对陈皮的感情不一般。为了陈皮,二月红愿意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放弃享乐甚至是自己的性命。陈皮不过就是个乞丐,他看不出陈皮到底是哪特别了,能让二月红如此护他。所以他才想尽办法要除掉陈皮。不是因为陈皮是外姓人,是他不想二月红因为陈皮失了性命。做他们这行的,有个愿意为自己舍命的人比有个自己愿意为之舍命的人好。可照现在情况来看,或许承认陈皮的身份才是上上之策。与其把陈皮逼成会反噬的野兽,不如让陈皮变成红家的一条忠心的狗。

二月红听到他爹说要让陈皮到祠堂认祖时,第一反应是收拾行李抱着陈皮跑到齐家。

“你是说红老爷让陈皮进红家祠堂认祖?他不会在祠堂把陈皮……”齐铁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从来都没搞明白我爹的想法,他总是走在我前面。”

“现在红老爷还想要陈皮的命?陈皮到底是哪得罪他了,他这么恨陈皮?非要陈皮死不可。”

“原因在我,我爹觉得陈皮会害死我。”

“父母心啊。那你想怎么办,一直在我家也不是办法。”

“我……”

突然,陈皮的惊叫声传来。二月红冲出去,看到陈皮坐在地上,在陈皮面前站着的人是二月红他爹——红老爷的贴身侍卫“傻大个”。“傻大个”在这里的话,那某人应该也在这里。

“陈皮,怎么了?没事吧?”二月红连忙把陈皮拉起来,快速检查一遍,确定陈皮没事后将陈皮护在身后。

“爹。”

“我不是让你准备陈皮到祠堂认祖的事宜,你跑到齐家做什么?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让你打理红家。”

“爹?”听红老爷的口气,好像是想让二月红接手管家的工作?不过这和陈皮认祖有什么关系?

“回家。我不会再做什么了。”

“爹,我可以把你刚才那句话当做是你的承诺吗?”

红老爷没有马上回答二月红的问题。

“红老爷,我知道这是你们的家事,我无权也没必要插嘴,但是我想您知道,我们都很喜欢陈皮。”

齐铁嘴的‘我们’指的是九门其他当家人,他在给红老爷警告。

这也是红老爷不明白的一点。是不是除了他其他人都疯了?就是一个乞丐,值得他们这样做吗?

“我说话算话。”

就这样,六岁的陈皮正式成为红家的一份子,享受少爷的待遇。

评论
热度(23)

© 啥(大冷门) | Powered by LOFTER